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叶蓝]今夜月黑风高 (end)

(作文题是“只属于你我的时间”,弃疗短篇莫认真> <)


今夜月黑风高


今夜月黑风高,今夜寂冷无人,今夜山高水阔,是个杀人越货的好时节。

蓝河竖着大衣的领子急匆匆地从楼道里走出来,还不到百步忽然就下起了急雨。厚重的雨点打得人头皮炸响,蓝河不得不抱头鼠窜。


古训道,福祸相依。一场如油的春雨滋润了小区各家各户阳台上的花花草草,自然是福事,而等到蓝河窜到了工会办公室,一场大祸便迎头而来。


“朋友,你听说过安……哦不对。”

“……”

“‘山顶够’火锅底料吗?”


办公室灯火通明,一圈生死与共的同事们正围着一位陌生人言谈甚欢。个子矮小的灰西装,有着让人心疼的发际线,被雨打湿以后额头更显锃亮,可见此人对头皮保养的重视程度。


“我们山顶够火锅刚刚起步,但是投资前景那是相当的好啊!所以我们的产品质量是绝对过关。我跟你们讲个内幕哦,你们知道现在最大的连锁店,诶就是那个[屏蔽],口水油就不谈了,材料哦,也不新鲜!但是我们山顶够啊,它[…………省略5000字…………],所以现在买,不仅送加量包,还送一个电火锅!哦你们说食材啊,我们都是速冻空运的你们随时可以走淘宝!我现在就带了试吃装,只要买底料,还可以送鱼丸!”


今夜春意融融,今夜一宵千金,今夜咫尺天涯,一直生死与共的同事们把伞挂在了蓝河胳膊上,千叮咛万嘱咐地把他又送出了门。

“蓝桥啊,菜买得新鲜点儿!打的费哥几个报销!”


你们去买我给你们报销成吗!?

然后他打着伞走了不到百步,雨停了。


大白菜,青菜,菠菜。木耳,笋尖,莲藕。油豆腐,腐竹,豆腐皮。零零散散买了一堆“鱼丸”的配菜(含牛肉片羊肉片),离宵夜时间尚有一小时。

一群大老爷们,涮火锅的技能点倒是点得足。从那位卖安利的手上搞了全套酱料,欢呼雀跃的几位又从小卖部买了可乐雪碧。仍然在带团本的同志手上不停打滑,大春怒斥百字金句,顺便给当班的所有人放个小小的宵夜假。


要撑起蓝雨的未来啊,卢瀚文!大春心里默默地想。


今夜月朗星稀。蓝河一手扛着伞一手提着袋儿,在湿漉漉的水泥路边打的。雨后云都不见了,真真正正的一轮好月。

古训道,福祸相依,谁不为即将到来的口福与热闹劲儿开心?蓝河杵在路边,猛吸一口被洗过的空气,突然嗅到了点特别的味儿。不毛糙也不呛人,带着点儿暖和的醺味儿,让人愣怔。

这春天,是真的来了。


蓝河妥妥儿的想到了叶修。


群众的研究称,对自己男女朋友心动的瞬间多发在冬天。人冷,体虚,总想有个人帮衬着一起度过难关,走过人生的坎坷,走向大概还遥不可及的人生巅峰。

蓝河不,他跟叶修是春天好上的。总带了点儿轻飘和浮夸,却是实实在在的开心。

那些力不能及的事情早已在许多个冬天被自己跨越,人才越活越有底气和勇气。生死与共是和蓝溪阁同事的事儿。叶修?敌对公会几个大字挂在墙上呢。

一想起这蓝河就乐起来了,十区那段日子把“痛并快乐着”诠释得淋漓尽致,以至于后来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接触叶修大神的时候有了免疫,并没有被烦死。


“但我被你烦死了。”叶修说。


是啊,把敌对公会几个字挂在墙上,正下方就是夜雨声烦系列手办,蓝雨周边马克杯,蓝雨周边小毛巾,索克萨尔小夹子,旁边摆着剑客同人周边文件夹,里头夹着公司报销单——在这样的房间里摆着吃火锅的小圆桌。

叶修表示作为用餐环境,这堆东西释放的压力略大,您能挪挪吗?

“那搬到卧室?嗯,我觉得挺好的!”

蓝河工作日还要在G市上班,平常又不在,于是用蓝雨周边给叶修筑个巢,good idea!

“时刻感觉我就在你身边。”

“…………”

“幸福的滋味!”

“…………”

“……我靠我的牛肉片呢?两盘呢?”

“……嗝。”


所以蓝河每个月都给叶修寄一个夜雨声烦。


大春曾经看着蓝河兴致勃勃包手办的动作特别忧心忡忡,问道你们这样异地没问题吗?蓝河想了挺久,最后觉得没问题。

他们不是腊月的风雪里相互扶持,靠彼此的体温蹒跚迈步的痴男怨女,谁也离不得谁。喜欢和爱从来不是浸在苦难中才有价值,想到彼此就开心,有何不可?


任何一刻,只要想着那边开心起来,就是只属于你我的时间。


回到工会大楼下,蓝河看见那位灰西装的小个子还在理东西。他似乎跑了好几个办公室,卖了不少安……山顶够。也不知道是跟保安什么交情就被放进来了,发际线之友吗?

“哦小哥回来啦,火锅今晚你们就吃吗?”

“是啊马上吃,大哥回去啦?生意做得怎么样啊。”

“哈哈哈挺好,你们年轻人就是爽快,宣传部那个办公室的小姑娘们买了三个锅!说要分辣的不辣的和又辣又不太辣的,太爽快了!”

“…………”


今夜缠绵悱恻,今夜麻辣火锅,灰西装刚推着小车准备走出去,雨点又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

他啧了一声,缩着头直愣愣地就往前推,单薄的西装显得有点可怜。

蓝河愣了一下,两步跨上前,撑开伞。

“大哥打个伞吧,送给你了。”反正不是我的伞,让笔言飞哭去吧!


真是春天啊,反复无常的夜雨,刚劲有力。


“鱼丸不见了!”笔言飞大惊。

“在你手里。”曙光旋冰淡定地倒着可乐。

“你TM在逗我?不在我手里!?”

“那就在你肚子里。”


“笔哥你生吞了!?”蓝河搬着凳子大惊。

大春往锅里倒着开水:“你们表胡闹,隔壁宣传部小姑娘们刚才来,说她们都没送鱼丸不高兴简直不会再爱了,我就给她们拿走了。”

“…………为了蓝雨的妹子。”笔言飞沉痛地说。

“为了妹子。”大春举起可乐和笔言飞碰了碰。


“我们今天只能吃配菜了。”看着牛肉片羊肉片猪肉片贡丸蟹肉棒鱼滑皮肚牛百叶,蓝河忧伤地说。

大家突然高兴了起来。


一口不大的锅边围了十来个人,早春的寒气被驱赶得无处遁形。即便是牛肉片羊肉片猪肉片贡丸蟹肉棒鱼滑皮肚牛百叶的力量组合,也架不住小伙子们超强战斗力的扫射。

在先下菠菜还是先下大白菜的问题上众人产生了分歧,经过剪刀石头布一二三四五等关卡的检验后,最终的解决方案是先下木耳。


蓝河抱着碗蹲在圈中等木耳,这个火锅底料的汤汁的确不错。他喝了一大口,从脚底升腾起的暖意包裹了全身,忍不住想笑。

于是他举起了可乐向空气中某一点虚虚一碰,氤氲的热气在空中成形,透过白雾听得一声脆响。

“干杯——”


“没有了鱼丸就没有了和谐。”捞光了一切,入夜寒拍拍肚子觉得没吃饱,惦念着“主餐”遗憾不已。

“起来干活,别撒娇!你撒娇一点也不可爱。”笔言飞收着一次性杯子,踹了他一脚。

蓝河惆怅地开窗通风,今天的夜班注定要在火锅味中开始,又在火锅味中永生了。


“逆风快递,镖镖必砸!有人吗!开开门!太太!太太在家吗!!窝来给你送水啦!”

叶修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提着脑袋开了门。

“太太不在家,后天才回来。你找太太后天来,白白。”

“好的,请在这里签字。”

“……”

写下了可以看成任何字就是看不成“叶修”的奇怪的图案,叶修抱怨,“最近的快递小哥都不会讲笑话了。”


唉,送的是太太就好了。

叶修拿剪刀把包成一个球的快递暴力拆开,一看是手办盒子就觉得没有惊喜了。

但他还是敬业地打开了盒子,这是太太的心意啊!

等等,这是……

叶修觉得这真是个惊喜,才睡了两个多小时,就被吓醒了。蓝河这次竟然没给他寄夜雨声烦,社会在进步,人类在进化啊!

他把索克萨尔放到了蓝河那边的床头柜上,倒头就睡。


END



  169 8
评论(8)
热度(16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