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全职高手][叶蓝]哨塔19-21

19

海风撞动船身。

 

天色已然大亮,然而云层厚实,海天一色,灰白且沉。

那道交界线隐藏在雾气里,仿佛藏得十分不安,扭动得厚云都鼓动出隆隆的声响。

 

包子和小狮子们都停下脚步,一动不动盯着舷窗外。

“走,找老大去。”看了一会儿他蹲下,认真地对小狮子们说道。

 

 

 

“我要吃粉丝!”黄少天拍桌抗议。“老王啊我跟你说啊你昨天回来太晚我都没跟你讲呼啸真是个穷地方唐昊又特别不是个东西,你吃过粉丝没我知道你吃过你一定吃过,对了你跟唐昊熟不熟啊他有没有请你吃过粉丝啊——”

“少天,我帮你点好了。”

“噢噢,谢谢队长!”黄少天啪地合上了菜单。

“沐橙要吃什么?王队呢?”

“嘻嘻,我得点几个苗贝烧。小时候我特别喜欢这个点心,却不知道这是家乡特产呢。很好吃哦,王队要不要尝尝?”苏沐橙支着下巴向王杰希推荐。

“那我要一份蒸饺,小苏和我换着吃吧?”王杰希问道。他半眯着眼睛,潮湿的风穿进窗口,刘海总有些不听话。

“没问题。”苏沐橙笑嘻嘻地。

 

“今天按计划仍然是分头行动。沐橙负责暗访,少天既然到了就陪沐橙一起。王队到了夜里继续昨天的侦查。我继续走访几位要员,如果顺利的话,这几天就能拿到批示。唐昊那边应该已经有所行动,少天带着通讯器,有消息及时应变。”

喻文州说完,又想了想:“今天夜里集合的时候,开个短会。”

“好的队长!保证完美完成任务!”黄少天吸溜着粉丝还不忘表表决心,“对吧苏妹子你放心!有我在,管他十个流氓还是一百个流氓统统给撂倒捆一起精卫填海!”

苏沐橙夹了个苗贝烧给王杰希:“谢谢少天~”

 

王杰希和苏沐橙交换了两只点心,拍拍喻文州的肩膀:“辛苦了。”

“应该的。”

然后喻文州结了帐。

 

 

“天气不太好啊。”走出早餐店,王杰希四下看了看。

“是的。这几天都阴,但应该不会下雨。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喻文州向他们打了招呼,几步一闪就不见了。

“队长怎么跑这么快?是不是付了钱不开心了?老王你可不厚道啊每次都让我们队长付钱!”黄少天说。

“那你怎么不上?”王杰希瞟了黄少天一眼,转身朝反方向去了,“我去找几个人,不太放心叶秋。”

“哟哟哟,叶秋还要你来不放心?”

“以前约好的通知联络人,至于有没有人去就不关我事了。走了。”

 

“那苏妹子我们也走吧?去哪儿你给带路我跟着你!诶没了老王咱俩帅气度一下子爆了表肯定很高回头率吧这还怎么暗访你给想想想想办法嘛要么扮个情侣?”

“诶~”苏沐橙对着黄少天头上睡翘的一小撮毛扑哧地笑了起来,“主意不错啊,我扮你男朋友怎么样呀?”

“…………不玩儿了。”

 

 

王杰希轻轻叩响了一扇木门,前一天晚上还在光怪陆离的酒吧里唱歌的女孩,从门缝里露出了眼睛。

“呀小星星来啦。没别人吧?”

“没有。”

王杰希等了一会儿见对方还不把门打开,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要叫我小星星。”

“这就对了嘛,吐槽要快啊!你昨天要的线路设备我已经准备好了。”

 

昨晚他们最终交换了情报。那女孩之前猜得没错,王杰希的确是叶修他们的战友。

这座海滨小城是苏沐秋苏沐橙以及叶修的故乡。苏沐秋曾在这儿开过一家小小的设备维修店,这些都和王杰希已经了解的情报相吻合。

女孩说,数年前她常来这里玩,有次出了意外,是叶修他们送她去的医院,自那才相熟起来,虽然没多久他们就都服役去了。

“你的……?”王杰希看向女孩缠着绷带的脚小腿,并不见走路有异常。

“哈哈哈,不是啦。”女孩笑笑,“是脸上的伤,不过送医及时现在已经治好了。谁都有点别的故事不是吗?叶修两年前给我寄过一封信,如果你是他的战友,那我有些东西要交给你。”

随后她给了王杰希一个地址,让他第二天到这里来。

 

这是个不起眼的店面,已经关闭很久。他自然地绕到后门,果然顺利和女孩接了头。

他看了眼屋子里缠绕的线路,和所需几乎一致。曾经他整天和这些打交道,确认信息就是一眼的事儿。

其他的注意事项都被完整的写在一本小册子上。王杰希拿到手大致翻了翻,向女孩点点头。

 

“没别的事我就先走啦。这都是叶修他们曾经交代好的东西,设备都是他们的店里留下的商品,因此并没有流通记录,可以放心。”

走到门口她又像记起了什么:“其实我都记不清他们的样子了,感觉像去了另一个世界一样。不过,既然听你说他们过得很好,自然都不重要了。”

“嗯,放心。”

 

 

房间里堆满了杂物。窗户临街,谨慎起见王杰希没有开灯,就着阴天的灰光将事项记录的小本子挑重点看了看,就调试起了线路。

民用线路是有寿命极限的,照他和叶秋多年前的约定,也不知连接能不能顺利。

频谱刻度表的锁码方式是十重锁,这是一种随意性很大的,可以最大限度带上设计者本人喜好的编码方式。强度倒是未必大,但麻烦起来还是挺麻烦。

按照说明,这个十重锁的主码排列是多年前流行的一种剪报密码。王杰希觉得叶秋不愧是叶秋,只要跟他扯上关系就能把自己烦死。

解码是项颇需要耐心的活儿,王杰希蹲在窗户透下的那一小块儿亮下面,蹲到脚没了知觉。不知道哪儿的店响起了爵士乐,慢悠悠的调子晃得很长,奏完十首,王杰希才终于解开了这十重锁。

他呼出一口气,觉得累极了。谁想一口气吃进好多灰,又捂着嘴咳起来。

小本子掉到了地上,王杰希捞起来,恰巧停在了某段废话章节的最后——

 

[ 那密码解起来好烦啊,直接记这儿吧!WMJMCZPL  ]

 

“……………………”去你妈的叶秋!

 

爵士乐播完是交响乐。王杰希气饱了,接下来的动作流畅无比,调频的动作愣生生地挥出了点“魔术师”的气势,那是他当年还做情报的时候响彻联盟的名声。

“喂,哪位?”

“一叶之秋。”

终端终于被接通,对面是个很年轻的男孩子的声音。

“啊,您稍等。”

王杰希直接挂了电话。他把存在个人终端里的位置信息发了过去。只要喻文州给他的这条信息没错,对方总能找到叶秋。接下来就不关他的事了。

既然是叶秋,又怎么会输?

他找了顶帽子,压下帽檐,不着痕迹地混进了灰色的街道。

 

现在,还有些该做的事儿。

 

 

 

20

地震?

已经到达最上层,却远远的传来了些闷响,叶修脚步一顿,静下心听了个仔细。

像一排排钉子密密敲打的声音,合着些植物们摇动生长的噼啪声。接着他听到了海浪,温柔地奔跑着,牵着一朵朵小小的浪花,呼啦啦,呼啦啦,跑进了他的脑海。

“唔!”

叶修突然觉得脑仁一疼,炸开来般。

 

“快回去跟赵叔说,可能要地震。我先去上面找李轩他们。”

“地震!?”

“快去!”叶修眼前一黑,用尽全力朝蓝河吼了出来。

“是!”蓝河转身拔腿就跑,那一声让他震得麻到心尖。

他两步跳上升降梯,唰地落下去。麻了半天的心脏才缓缓感受到恐惧。

叶修。你也跑起来啊!

 

叶修艰难地抵在逃生通道的入口,疏散的人群把正门堵成了一个铁桶,尖叫不止。晃动渐渐开始表面化,是个人已然都能察觉。刺耳的警报和闪烁的红灯让叶修头痛欲裂,眼前花花绿绿一片,仿佛回到了刚觉醒的那会儿。

自己的刹车好像真的开始失灵了。

为什么突然会地震?虚空并不处在地震带,而这个地下城既然造出来,肯定也没有料到会遭这种劫。

和喻文州说的“计划”有关吗?还是说……真的和他有关?

厨房大门的蓝色纹路,废弃房间里的植物草木灰,实验室的蓝色植物。

还有,虚空究竟为什么要停在“海”边?厘山究竟是什么?

 

……蓝色的,大门。

叶修猛地一个激灵。

船底和地下城以通道相连,而通道外就是黑色的海水。来的时候他没走正门,那地下城的正门究竟在哪儿?

 

——“也是。其实我也没去过蓝雨的厨房。都是重地,谁敢随便进?厨房可是战队的‘命脉’。”

命脉。

他想起蓝河不经心的一句。

厨房大门那流动的蓝色纹路,自己怎么会不记得?铬氧化再塑剂,洒在铁质铝制等常见金属上,300度就可塑,最常见的用途可不是什么野外打一口能烧水的锅,而是密封。不管规模多大的熔制品,扔几颗燃烧弹就能搞定。

厨房大门?

在亚种人入侵的时候,把通道炸毁。高温会让大门一瞬间变成一块无懈可击的巨大铁板,而海水会灌进地下城,所有人都会被毒死。

这就是虚空地下城,和它号称的“决不让亚种人窃取成果”的保密措施。

 

然而还有希望,这是地震,不是亚种人入侵,虚空怎么会主动炸毁通道?

 

“后撤!大家冷静!”叶修起身向里挤。如果能确认通道状况,说不定还有些别的办法。

蒸汽缭绕,哭喊和尖叫在这窄口处堆积,叶修矮下身子寻找空隙,通道里应急照明的惨白光透过缝隙映进眼帘,他刚伸出手,却听到咚的一声,即使在混乱的人群中,也特别响亮。

视野猛地晃了一下。

谁特么,撞老子。

好累。

哪儿来的苍蝇。

瞎叫唤什么。

拉我……一把。

 

 

21

“沐秋啊你捣鼓什么呢最近?”

“哟回来啦?说了你懂?”

“靠哥怎么就不懂了?你们这群搞研究的心都脏。”

“你才脏呢好吧?任务一回来就跑我这儿,还不赶紧把澡洗洗,我也给你报备报备。”

“呵!”叶修屁股还没坐热又从桌子上跳下来,鞋底脏得很,白色的地砖上一个个清晰的脚印。“我先去洗洗,一回来瞟门缝就看到你这儿亮着,也不看看几点了?”

“嗯,按时睡觉才长得高。”苏沐秋还对着好几个终端跷着二郎腿。

“靠!”一直高不过苏沐秋的叶修被嘲个正着,“你千机搞得怎么样了?”

“你猜?”

叶修甩门出去了。

 

趁着洗澡的功夫琢磨了一下怎么垃圾话就是呛不过苏沐秋,他晃晃悠悠地回到研究室,被苏沐秋拍了一脸的纸。

“给,千机最后两个形态的设计图。本体还在boss他们手上研究着,不过听说量产的可能性不大,除了你也没几个人用得来。”

“啧。对了,我们来这儿也一年了,上头通知说有五天假可以回居住区。”

“你想回去?”苏沐秋反问。

“唔……不太想,但是沐橙还在家里。”

“怕什么,我们这儿不失守,沐橙在家就没事儿。不是还有定期的外网时间么?”

“倒也是。”

苏沐秋笑起来和沐橙有点像,还是少年的骨架,怎么就能一直比叶修高半个头。

 

研究室长年摆着白噪音发生器,整个空间是一贯的安静温和。只有大型终端运转的嗡嗡声,暖和极了。他想起了一群半大孩子爬上屋顶看日出的傻日子,阳光透过雾气,是种迷蒙的金色。

叶修有些犯困,迷迷糊糊地问:“沐秋啊,你说我们在老家一直看海,海那边究竟是个啥。”

 

“海那边?”苏沐秋低声说,“有一天我们赢了战争,就能知道了。”

“倒也是,赢了什么有了,也就什么都知道了。没理由输啊。”

 

 

“叶修——————————!”

“叶修你他妈给我醒醒!!”

“叶修!”

晃动越来越剧烈,堵在出口的人群却始终不见减少,似乎通道处的门就因为警报紧锁,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一直没有权限打开。蓝河终于通知到位赶到了最上层,却一下被一双无形的手揪紧了心脏。

 

“叶修你在干吗!——”

蓝河在人群边缘大喊。他看到了叶修。人群散发的爆炸性情绪让他完全不敢放松一丝的精神屏障,即便这样他还是塞了好几片抑制剂。

叶修那若有若无的联系,像脉搏跳动,一点一点地侵蚀着他的理智。

“叶修!不是说好要赢的吗——”

“你躺在那里就能赢吗——”

红色的警报刺得耳膜生疼,蓝河已经听不见自己在喊什么,只觉得喉咙很疼,非常疼。

但是他用尽全力,也仿佛喊不到叶修耳边。

人群间的缝隙小得可怜,他被迫趴了下来。

说好了不会死,不会输,这里连战场就不是,你就倒下了吗!

晃动的地面,头顶掉下的粗粝的碎石,他被砸得抬不起头。无数人的绝望从每一个缝隙入侵精神,千斤巨石压在胸口,一呼一吸都带着血气。

 

“叶修——快醒醒!我们没理由输啊——————”他闭着眼睛喊,嘶哑的压在喉咙里。

 

 

 

像有温暖的水流温柔地漫过来,漫上双腿,漫上胸口,漫过头顶。

浅蓝色的光斑和游鱼,气泡吐到鼻尖。水滴尝到嘴里,怎么是咸咸的滋味?

 

叶修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头上流下的血糊住了左眼,他抬起手擦了擦。

人群缝隙中看到一张简直狼狈的脸。好像在喊什么,他耳朵轰鸣,听不清。但是挺可爱,咬牙切齿的,眼睛里的光却像要烧起来。

“啊?现在几点了?”他问。

 

啪,人群里不知道的谁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靠!谁他么的踩哥!”

“踩得好!啪啪啪啪。”被一句几点气得七窍生烟的蓝河终于爬起来,兴高采烈地鼓起了掌。


TBC

-------------------

感觉好多线索连自己都快忘了何况大家55555

我要努力双日更!> <

回复感谢!!> <

  113 14
评论(14)
热度(11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