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全职高手][叶蓝]哨塔16-18

16

一会儿又来了个工作人员,表示李轩队长让他来给叶修指引,接下来的权限不是系舟他们能达到的了。

蓝河歉意地朝系舟笑笑,跟着叶修搭上升降梯往下降去。

 

下了约两分钟,蓝河发现地下城其实是个倒着的四棱锥,底部截面越来越小,最下一层只有篮球场那么大。

“叶修队长,蓝河长官,我是一层的负责人,我姓赵。欢迎来到虚空研究所。”陌生的中年男人推了推眼镜,须发有些灰白,和蔼地笑着。

“自从嘉世没有了小苏,研究方面只有我们虚空一家独大了。人造哨兵这个计划,叶修队长当年也有所耳闻吧?中断计划以后,全盘接手的就是我们。”

叶修一言不发了好一会儿,眼镜大叔才反应过来似的:“哦你看看我,这儿好久没客人了,都失了礼数了。来来来我们屋里坐。”

 

蓝河明显地感觉到了气氛的凝滞,皱眉瞟了眼叶修。他身上发出的不悦太过直白,直白到让蓝河也不悦起来。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叶修,虽然还是那样笑,但跟着那男人进屋的时候完全目不斜视,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似的。

 

这是个空置的研究室,但基本布局和别的房间都一模一样。纯白的桌椅摆设,窗口摆了一盆淡蓝色的植物,叶片细长,蓝河也从没见过。

“赵叔叔认识沐秋啊。我以为那什么计划真是嘉世的什么机密呢,没想到和联盟交流挺紧密?”

叶修坐了下来,接过茶杯,面上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哈哈哈,叶队长说笑了。沐秋是个特别聪明的孩子,没有他,这个计划连雏形都成不了,更不可能在短时间里取得现在的成果。”眼镜大叔似乎完全没察觉到叶修话中的不满,竟然伸出手,摸了摸叶修的头。

“当年我也在交流里见过你,这么多年都长这么大了。”

 

 

到底是长辈,在他眼里什么都很年轻。他伸出的手特别自然,自然到叶修都没法躲。

叶修并不认识他,事实上苏沐秋当年做的研究他也知之甚少,更别提什么学术交流。在亚种人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敌人,想来对方觉得这样的动作理所当然。

叶修尴尬地将目光投向唯一的那盆蓝色植物,有些泄气。

 

蓝河在心里暗爽了半天,资历算什么,官衔算什么!碰上年纪大的,照样跪啊。

“蓝河同志,你笑什么?”

啊?我笑了吗?蓝河一僵,下意识地一巴掌糊到自己脸上。

过来。

啊?

蓝河看叶修口型,犹豫地坐到了他旁边,轻咳了一声,脸有点热。

 

“这是你的向导吗?”大叔也拍了拍蓝河的肩膀。

“是。”叶修很爽快地承认了,蓝河唰的抬起头,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瞪过去。

“你干嘛,眼冒绿光,饿了?我不好吃的啊。”

“去去去你才是亚种狗!”

 

“呵呵,有人总说你单身是有病症和缺陷。不过,这不找到了?日子总是会往下过的,不管有没有亚种人,不管是平民还是战士,是哨兵还是向导,问题最后总会被时间解决。不用着急,顺其自然。你们说对吗?”

大叔拍了拍蓝河的手:“小向导年纪也不算小了,不过状态还不错,毕竟向导对信息的接收程度逊于哨兵,一辈子单身的向导也不是没有。不过叶队长是不太好了吧?”

叶修始终保持着警觉:“还行,还行,挑个虚空双鬼还是能赢的,哈哈。”

“哈哈,那敢情好。神游状态是来到这一带才严重起来的吧?李轩那小子托我给你做个检查,这就跟我来吧?”大叔拍拍叶修,“只是个定向测试,不用紧张。我就在隔壁,收拾一下就过来吧。”

 

 

“……他怎么啥都知道啊。”蓝河看着被带上的门有些震惊。

“那是,一看就是老狐狸。人可管李轩叫‘李轩那小子’。”叶修坐着没动,喝了口茶。

“可是叫你叫的是叶队长?”

“那必须,不看看哥是谁。队长里哥也是做得上大王的,让什么小王啊小肖啊小黄啊组队一起上,哥也能挑翻咯。”

蓝河翻了个白眼:“你就在这儿嘚嘚吧,我们黄少不用组队就能把你挑翻,少来!”

“还我们黄少呢?”

“啊?”

“哎我去了,晚了老狐狸要来找。”叶修啧了一声站起来,活动活动肩膀,边嘟哝着老了边朝门走去。

 

“叶修!”这一声把叶修叫住了,转头就看见蓝河眯着眼睛,眼里火苗跳动不息。

“你可放了话了的,长、官。”

“挑翻你们黄少?”

“不,这儿完事了,你们讲的什么我听不懂的暗号可得全告诉我。你、可、放、了、话、了。”

 

“哦!”叶修恍然大悟,接着笑了好半天,笑到蓝河简直用怒气围出了一块AT力场,他才转身出门,朝蓝河晃晃手。

 

“放心放心,一定一定。”

 

就像点燃了篝火,劈啪作响的爆裂声随着溅出的火星,撑起一块遮天蔽日的灼热炎幕,把蓝河圈在原地动弹不得。

他慢吞吞地挪回椅子上,埋头拿起叶修的茶杯,轻轻嘬了一口。

诶哟天哪,有点闹不住。

 

 

 

17

“闭上眼睛,深呼吸,不要太用力地去控制你的感官。”

叶修靠在分析座的椅背上,仰着头。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似乎这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

 

“让你放松反而做不到?这是个安全的环境,至少目前,它是。”

这间屋子同样有一盆蓝色的植物,不过是圆叶,舒舒展展很是好看,从窗台垂到地上。

“赵叔,我没觉得危险啊?”

“你很紧张,我连测都不用测。我常年面对各种数据,和前来协助研究的哨兵或者向导,有什么感觉光看都能看出来了,呵呵。”老赵走到叶修身边,尽量温和地问:“想什么呢?”

“什么都没想。”

叶修想了想,觉得这么说是挺敷衍的。主要他横着走惯了,第一次面对这样可以称之为长辈,过去又也许有些交集的人。对方抱着温和的善意来,他反倒有些不习惯。

“真的什么都没想,我一直是这样,早就习惯了。”

 

“你啊……”老赵似乎终于明白了点什么,不再勉强叶修。只是让叶修脱下半边衬衫,抽了点血,又做了些寻常的检查。

“当年沐秋的意外,对你打击其实很大吧?”他一边调试着仪器一边聊天似的问。

叶修顿了顿,把衣服穿好。

“当年有可能吧。”他认真地想了想,“但能怎么样呢?诶赵叔,跟您商量个事儿,有烟吗?”

“…………”

 

 

“……唉,我压箱底的私房烟。”两人对坐着吞云吐雾。

“这么小气干嘛,这事儿完了我敲锣打鼓整一箱来孝敬您老。”

“可别,李轩小儿别的本事没有,就管这特严,你一送,他准处分我。”

“还有这本事,翅膀长硬了嘛。”

“可不是翅膀长硬了。”老赵哈哈地笑起来,有点开心的样子。“如果沐秋还活着,也该像你一样大了,到时候这地下城是建在嘉世底下还是虚空底下,还真没个准儿。”

“他估计比我还屌点儿,您老仇恨好转移转移了。”

“不过苏沐秋体质是普通人吧?向导觉醒得早,他早就过了那个年龄。又好像不怎么能打的样子,觉醒成哨兵的可能性也不大吧?”

“是啊,我的老毛病也只是那次意外留下的,留下这个精神场的并不是苏沐秋。他只是我朋友。”

“你迟迟不找向导也是因为这毛病?”

老赵一手扣住叶修的脉门,一手贴上了一个微型电极。

“那倒不是,只是没遇上顺眼的过。”

“那这个是……?”

“您懂的,碰巧就遇上了。不过那毛病确实有点烦,这么多年也没刻意去治,现在还能搞掉那精神场吗?”

“能啊,你们再过些日子,磨合够了自然就会消退了,你毕竟是哨兵不是向导,留着不能操控的精神场对你其实有害无益。说起来那小向导好像能力一般?”

 

叶修叼着烟一扫之前的萎靡:“向导嘛,只要精神强就行了。他的厉害,也只要我懂就行了。”

 

 

 

18

蓝河是在一阵布料摩擦的窸窣声中醒来的,他身上有伤,一不小心睡着就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睁开眼睛愣了几秒,就发现伤口被重新处理过了。较之前,包扎手法明显熟练得多,而且不易脱落,他一时看得啧啧称奇。

 

“蓝大大,快把衣服穿上,不然贞操不保。”叶修端着杯茶走进来,见蓝河醒了,赶忙提醒。

“……药不能停啊叶修大神?”蓝河突然怀疑起之前那么轻率地肯定了关系是不是个错误。

“我不跟你开玩笑,赵叔刚给你换药的时候,夸你长得人见人爱,啧啧,不得了。”

 

“去你妈的人见人爱!”蓝河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深深地羞愧起自己在蓝雨浸淫多年却毫无长进的垃圾话功力。

“呵呵。”赵叔发话。话题人正坐那儿呢,蓝河定睛一看,脸顿时绿了。

“呃赵叔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年轻人嘛,都是挺可爱的,叶队长也不错,挺可爱!”

蓝河猛地打了一个寒噤。

 

 

“哈哈,来说说正事儿吧。因为叶队长说你听也行,所以特地等你醒了说的。以下内容遵循保密条约,都懂吧?”

叶修坐到蓝河身边,都点点头。

 

“你们蓝雨的技术员,哦是医疗队,送来的小黑匣,消失了。这事儿发生在16小时之前。因为是送到我们手里消失的,大家在查清楚之前决定先不声张,就派了人去了那位牺牲的同志的尸体处,打算带回来研究。你们的医疗队那个小同志也赞同了这个方案。结果尸体带回来不久,也消失了。”

“……消失了?”蓝河有点无法想象。“怎么样的消失?东西还能平白无故的消失?”

“就是平白无故的消失。我没亲眼看见,但是听队员说,本来好好在那儿的东西,莫名其妙就好像不在那儿了一样,过了一会儿一看,还真不在那儿了。”

“听着挺扯呼啊,不是你们推卸责任的借口吧?”叶修也不太信。

“这还真不是,要找借口,一定编个让你们看不出来的,哈哈。”

赵叔笑笑,又有点笑不出来:“所以这事就很荒唐,然后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也是和我们进行的关于哨兵和向导的研究,息息相关的可能性——”

“那具尸体和那个盒子,本来就不在那儿。”

 

“你们知道吗?哨兵和向导,与常人不同的地方,只在于一套特殊的信息接收方式。这个神经编码和接收器存在于小脑中,因此也曾经出现头部遭到撞击突然感官紊乱的哨兵——之类的病例。而向导之所以能得到关于他人情绪上的信息,也就是因为,他们的接收器能够捕捉并分析这样的信息。

“这个世界里,遍布着信息。它们向我们传递着存在和事实。如果我没想错的话,他们看到的尸体和小黑匣,很有可能是远在很多公里外的,但它发散出的信息——颜色,光,形体,触觉,味道,甚至重量,都被用某种方式,给投射到了这里。然后经过一段时间,它们消散了。于是这个物体也消失了。我这么说,你们能理解吗?”

 

“……您这么说,简直否决了一切?那跟我在这儿说话的您也有可能是不存在的,说不定只是我神经出问题幻想出来的。说不定人类早就灭绝了,我们在这儿都只是一堆灰尘?这不对……”

蓝河说着,又有点动摇,简直像要被自己说服了。

“瞎想什么。这种猜测死人限定,你见过信息素和信息素说话?”叶修伸手拍了拍蓝河的肩膀。

“要我说,赵叔,你的猜想的漏洞,在于这个信息是怎么传过来的,以及为什么要传过来,谁能传过来。没有动机没有方式,根本就不成立。而且为什么偏偏是这里?”

老赵想了想:“叶队长,这儿的确挺特别的。你忘了你在打架正中突然神游的事儿了?以前你会这样吗?有没有可能是受了什么特殊的磁场或者信息的影响?”

“那为什么只有我?李轩吴羽策他们在这儿呆了这么多年,也没见出问题?”

 

“还有个事。”蓝河突然插话,“系舟他们是通过我们蓝雨新出的定位装置找到雷鸣的尸体的。如果尸体是假的,定位为什么会在这里?”

 

 

“……诶呀,你说得对,我要好好考虑考虑。”赵叔一听犯起了难。这的确很难解释。但现在尸体不见黑匣消失,想查也无从查起,一团线顿时藏起了头,剪不断理还乱。

 

“唉,我和蓝河先走一步了,赵叔。”叶修拉起蓝河打了招呼。

“赵叔?赵叔!”见人没反应,叶修又多叫了几遍。

“哦!”老赵如梦初醒,“你们去忙吧,有了进展我叫你们。哦对了叶队,走之前别忘了来我这儿拿体检结果。”

叶修点点头算是打招呼,蓝河认认真真行了个礼,一前一后出去了。

 

 

“蓝河啊。”

“咋?”

“就算真的是信息素在对话,好像也蛮不错。”

“我是人!你也是,所以别胡闹。”

“要是真的能信息位移,那说不定有一天我就死不见尸了。”

 

蓝河脚步一顿,突然转头,认真地看到叶修眼睛里:“在蓝雨,每个牺牲的战友都是要被送回蓝雨的,哪怕只是骨灰。而且这样的话,从战队队长口中说出来,不是很不合适吗?”

“我只是做个假设。”

“没有如果。消极言论会导致战败,你这是不信任我。况且。”蓝河咬了咬牙,“不是你才有资格谈论生死。我也是一直呆在一线的,见过的牺牲未必比你少。”

叶修也收起了漫不经心,严肃地问蓝河:“见过了那么多的牺牲,你还要坚持呆在一线?为什么?”

“还用问?”蓝河简直想把叶修瞪出窟窿,“当然是因为我属于这里。我会呆在一线,直到变成尸体。”

“那你最好也收起这句话。”

说完前半句叶修突然又漫不经心地笑起来:“取得革命最终胜利之前我们都不会死在战场上。你当哥是谁?”

 

蓝河对着叶修的背影愣了半天,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又开心起来。只是决定了联系已经在悄悄建立,他隐约能体会那股亢奋和豪气在胸口激荡的感觉,让人心情愉悦,仿佛前路无阻。

其实这样才对,就该前路无阻。人类一定会取得胜利,管它亚种人还是季种狗,统统挑在枪尖,一往无前。



-------------------

TBC


大刀~向!鬼子们地头~上砍~~去~~!

(最前面一段特别不满意,但困得不行,回头再修吧QAQ

谢谢大家还记得这篇!!!对lft有了归属感!!!

  130 16
评论(16)
热度(13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