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全职高手][叶蓝]哨塔15-16

对不起lz坑得有点久,大家都不记得讲了啥了吧…………
但我竟然还……没有坑!
这章没啥爆点,随便看看QAQ



15
叶修和蓝河在甲板上兜兜转转了一大圈,喝了一肚子的冷风,却没什么发现。
蓝河有些丧气,他以为这种堵住的通路会藏着什么秘密,结果白干一场。叶修倒是毫不在意,他吐掉韭菜搓了搓手,对着战舰后部的一个小门又摸又敲,还贴上耳朵听了听。

“你要干嘛?这又不是储物间的门,人是生物识别的,你还想撬开不成?”蓝河看他摸了半天,一头雾水。
叶修手上不停:“你就这么跟长官说话呢?”
“报告长官,我认为这门您搞不定,建议您不要再胡闹了。”

叶修似笑非笑地抬眼看了看蓝河:“你在生什么气?就因为精神连接不顺利?我刚才都解释了我没在试探你。而且,来日方长嘛。”
蓝河皱眉:“报告长官,我没在生气,这门是真的弄不开。”
“铁丝。”叶修伸手。蓝河无言地又绞了一段下来,看叶修接过以后抽了张白卡,都插进了门缝。
“我要判断它到底有几道安全扣,十条以下的型号都是指纹单开的,十条以上才需要虹膜。如果双重门单打开了指纹却交不出虹膜,报警器也是会响的。”叶修解释道。
“你有有权限的指纹信息?”
“我说过,嘉世的小玩意儿很多的。”说着他变出一个小方块掂了掂,摁上了识别器。小门灵敏的解了锁,叶修率先闪身进去。蓝河掩住心里的震惊,也跟着躬身走进。

“这些东西都是违规的吧?之前那个什么蓝色的再塑剂,这会儿又是仿指纹,我看你还会进后台联络单向卫星,你们嘉世究竟是干什么的?”
叶修清了清嗓子:“机密。”
“我看你干这些偷偷摸摸的事儿也够熟练的,这机密的动机看来早就大白天下了。”
“你羡慕啊?”叶修笑眯眯地晃了晃那个白色小方块,朝蓝河一丢,“送你了,不谢!”

两人沿着楼梯向下走,途径几道上锁的门,都三下五除二被叶修解决了。蓝河在旁看得啧啧称奇,嘴上说着不要收着叶修的“罪证”,再三犹豫还是小心地塞进了兜里。
白色小方块上残留着叶修掌心的微热,那种温度里有着奇异的力量。
向导自有自己看人的方式,与共感力相似却也不同,更近于直觉。

越是靠近叶修,他越是觉得心跳快得不正常。他和叶修太不像了,又微妙的有那么点像,让人着急。
“到了。”叶修搞坏了最后一扇门,突然楼梯间闪烁起红色的警示灯。蓝河吓了一跳,下意识摸向后腰掏枪,叶修摆摆手阻止了他,朝伪装成照明装置的摄像头努努嘴。
“我都说了李轩让我随便跑,你怕什么?”说着他凑近摄像头晃了晃韭菜,几秒后警示灯果然熄灭了。

“我觉得李队长挺没骨气的。”蓝河感叹,“用韭菜做识别这么虎,怎么也得先晾你一会儿。”
“你懂什么?你以为他以前没晾过我?你该夸他聪明没重蹈覆辙。”
“还有这种秘史!?”
“以前他们还在军校的时候,我客座去讲座,呆了几天。哦那个时候李轩是个小班长,推着板寸,真可爱——那次我有通知找他,用了两次联络,他就把采集器捂着放在那儿不理我。你说说,没时间就没时间呗,我也不是不讲人情,谁没有个便秘啊啥的?居然假装通讯器坏了晾着我,我那个气啊……”
“…………”这纯粹是无聊吧?
“我就,搞开了他的宿舍门。”
“……你是客座教授,军官,战队队长吧。做这种事?脸呢?”蓝河严肃地质疑。
“哦,然后就看到他跟他的小哨兵,就是现在的虚空副队,搞得正开心呢,啃得吧唧吧唧的。”
“……”明明挺正经的事儿,怎么给叶修一描述就那么傻呢。
“他们搞得太起劲,居然无视我,我在那儿看了一会儿发现他们没戴套,就上去普及了一下青春期性知识……没了。后来这娃儿看见我就跑,吴羽策倒是挺淡定,就是从不给我好脸色。”
“……”换我也不会给您好脸色。


叶修推开最后一扇门,眼前呈现一个巨大的空间。他们站在顶层,俯视着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地下城,围成方形的各层,最中间的空洞吊着许多垂直上下的升降梯——空洞的截面足有半个战舰那么大。明朗的走廊里来往的人小得堪比蚂蚁,却热闹非凡。
这也许,才是真正的虚空。

连叶修都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有些复杂地朝蓝河笑了笑:“那时我是真的有点担心是不是李轩出了什么事,毕竟通讯不通在战场上是足以关生死的大事,不过没事也就好了。后来他们俩的结对申请还是我签的字。这么多年了,你看,李轩已经不是我能担心的角色了。”

蓝河捏了捏拳头,一个高速运转的巨大设施就这样深埋在无人知晓的地下,也难怪是联盟的心脏。
掌握了亚种人的秘密,才是掌握了战争胜利的关键,这点,谁都不会质疑。
但是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站在这里,看到这么一片风景。



16
“蓝河!”系舟见到来人,兴奋地迎了上去。
蓝河不禁愧疚了一下,自己醒来一直没见到系舟和垂杨,居然差点忘了他们。

“我们没受什么伤,因为看你有叶修照顾,也就没傻呆着。因为我是医疗队的,李轩队长就和我交流了一下对亚种人的研究情况。”系舟笑了笑,“蓝雨也是有点独门信息的。”
蓝河指着系舟看向叶修:“这就是需要爬梯子上甲板撬锁走后门的顶级机密?”
“……其实我本意不是直接上这儿来。可除了这儿虚空好像没什么不能见人的小秘密了。”叶修摊摊手,而后向门口引路的工作人员示意,对方点点头出去了。

系舟穿着白大褂,和整体氛围还挺搭。垂杨坐在角落不说话,只是皱着眉看着他们。
“我来给你们大致介绍一下虚空的研究方向吧?当然……”他压低声音神秘地笑笑,“是悄悄总结的。上走廊,实验室有监听。”


虚空地下城仅仅是一个规模巨大的研究设施,没有配备任何无关单位。这个地下城,才是表面的虚空战队需要掩护和保护的对象。无紧急情况时,虚空的战舰始终与地下城接有水下通道。而一旦虚空被灭战舰被毁,地下城入口自动关闭,连人带研究成果将一齐牺牲,绝不留给敌人一丝幻想。
这是个残酷的地方。

“你们知道亚种人的学习能力,这个措施虽然残忍,但是必要。每个进入设施的人都签了条款……除了非法进来的你们。”系舟走在最前面。干净整洁的走廊,右手边就是空荡荡的深渊。
但只因为穿了白大褂就格外从容不迫的系舟,脚步踩得十分稳实。
“虚空的研究分为两个大方向,一个自然是亚种人,关于他们的生殖方式,进化,行为模式,传递信息的方式等等。另一个方向,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人造哨兵和向导。”

垂杨走在最后,漫不经心地观察着四周,似乎一点也不为之所动。
头顶的白色照明结构规整,廊间光影斑驳交错,几人脚步的节奏渐渐被带动得平稳起来,连蓝河也没有轻易地做出评价。

“其实,这研究不是早就在进行了吗?”叶修看了一眼垂杨。
“和我们所知的不太一样——不如说,之前的研究倾向于激发引导,而这里进行的,是关于哨兵和向导对信息接收的研究。与常人不同,哨兵和向导之所以能获取别人不能察觉的信息,并不是因为器官本身的灵敏度不同。他们一定有一套特殊的器官或者神经。灵敏度是不会成就一种完全异于常人的行为系统的。所以这是项追溯本源的大工程。”

系舟说着似乎也觉得有点晦涩,停下脚步转身,就看见叶修和蓝河并排站着,露出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说人话”的表情。
他差点笑出来。
这个巨大的空间里,敲打金属的深沉空洞能传得很远。而尽管容纳的研究人员成千上万,在那些闷响之间,人声却几不可闻。每个人都几乎自成一个世界。
然而他们露出了一模一样的表情。

“其实就是研究,哨兵为什么是哨兵,而向导为什么是向导。我们理所当然地接受你们和我们不同的事实,接下来就是研究,究竟为什么不同。”



-------------------
TBC

  113 38
评论(38)
热度(11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