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全职高手][蓝翔]不是技校

[蓝翔]不是技校

[#给六月一日蓝河的生贺][拉郎]




[蓝翔]不是技校


蓝河颇为沉痛的挂上母上的电话,心中有一百只长得像黄少天一样的皮卡丘在蹦蹦跳跳,又烦又萌,太复杂。


——相亲。


母上大人的圣旨蓝河无法拒绝,但是他实在是对这项活动没什么兴趣。

怎么办呢。

母上说,这个姑娘是他同事的远房亲戚家的女儿,正好也在L市。说什么你就算不喜欢也要去看看,挺不错的姑娘不知道怎么找不到男朋友。


蓝河苦笑,难道自己就成了收容所?虽然他基本已经放弃了在游戏里脱团的想法,但不代表他没有期待过电影里的“擦肩而过却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


…………

然后他真的就在人群里多看她一眼!


多么显眼的姑娘啊,整个人群都多看了她好多眼。


蓝河站在蛋糕店门口傻愣愣的看见妹子蹦蹦跳跳的走到自己附近,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看见蓝河手里也捏着手机在等电话的样子,很自来熟的就问了一句,“你是那个什么蓝河吗?”


我是蓝河,不是那个什么蓝河。


蓝河心中不想再对这个姑娘头上立着的简直有一个人头高的巨大亮粉色蝴蝶结作出什么评价,因为跟她的亮粉色裙子和亮粉色皮靴比起来那根本就不值一提。

蓝河好像隐约明白了妹子嫁不出去的原因。


“讨厌啦这么盯着人家看,今天是儿童节嘛我们要顺应时代的潮流呀~于是我就穿得可爱一点粗来了啦~”妹子说。

“呵呵,我们里面坐?”蓝河头皮发麻,却仍然面带微笑。此刻他立刻发动了新点的技能——脑内全息投影第十区的君莫笑。

顿时一切奇装异服都有了自信,起码这姑娘从头到脚都是一个色儿的。


“你今年多大了?呃,小雅?”既然是相亲,答应了就要做到最好。想到这儿,他便端正了坐姿,问道。

“嘿嘿,都二十一啦,老啦~”

蓝河一口咖啡差点没喷到姑娘脸上。

母上是怎么联系的!?二十一岁愁嫁不出去?说起来这才刚能结婚!??蓝河觉得姑娘还得再长点儿,无论是身体上还是脑袋上。

“……你在这儿上学呢?”蓝河忧伤的问。

“我工作啦~就在前面那条商业街的蛋糕房~”

哦,原来工作了,看来是没去上大学。

姑娘虽然奇装异服性格诡异,但是总算还挺活泼,一直没冷场。一会儿两人聊到兴趣爱好,蓝河犹豫了一下说,“我以前就是喜欢打荣耀,现在在做荣耀相关的工作,也算是电子行业吧。”

“哦哦那个厉害啊!!荣耀?我高中时候的一个男盆友啊,也打荣耀呢!现在还靠这个吃饭呢!”姑娘竟然知道。

蓝河一下子来了兴趣,也没顾上细想这明明是相亲却提前男友的节奏,“噢他叫什么名字?是哪儿的人?”听这语气也是干公会的?

“叫孙翔~!”


“噗——”蓝河没喷到姑娘脸,只是对准了光可鉴人的桌面上姑娘脸的倒影。

“诶哟赶紧擦擦,你怎么了啊你们认识?”姑娘赶紧从包里掏出了一卷卷纸。

蓝河尴尬极了,他本来以为会是哪个公会的人,还在心里默默的想了想他认识的高管们的真名,没想到端上来的菜完全是鸟枪换炮,空心菜和烤乳猪的区别。

“你不是L市人?”蓝河边擦边问,孙翔又不是L市出身的。

“不是啊,我家是Y市的。”

还真是越云的地盘儿……


一时间蓝河也不知道是该复杂还是该感动,自己还真是受荣耀大神的青睐,怎么出来相亲都能相到继承斗神一叶知秋的热门新人大神的前女友?

“呃……孙翔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蓝河想了想,还是觉得大好机会不能错过,这可是报纸上都挖不来的八卦,听准了回俱乐部那是一笔好谈资啊!?


“哦,小翔子啊,可花心了。”姑娘说。

“…………”蓝河庆幸自己的咖啡已经喝完。

“我刚跟他好了一个多月,就看见他悄悄看别的女孩子给他的情书哦!然后我们就吵啊~后来就分了呀~”

“哈哈……只是看情书,也没说就就是要接受啊……?”蓝河下意识的帮同为男人的孙翔解释了一下。

“不想接受看什么喏~看得耳朵都红了喏!”


真纯情啊。蓝河给孙翔在心里默默的点了一根蜡烛。


姑娘还在继续讲孙翔的勇武传:“他后来换了好多好多的女盆友的哦~你都不晓得校花都跟他谈过的哦~”

“怎么分得这么快的?”蓝河也禁不住八卦了起来。

“诶呀你不晓得,小翔子那个人啊,缺心眼儿!”

……我看你也挺缺的啊!?

“就拿那个校花说吧,诶哟笑死我了,校花亲手做了个泰迪熊给他,他看到笑了大半天,然后说——这什么呀鼻子眼儿都一坨儿颜色还像shi——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蓝河没敢笑得太放肆,转而又同情起校花来。别说校花了这哪怕是我也要跟他分手啊。

“你说是不是缺心眼儿啊?”

“是挺……”

“唉要我说也就是我这样儿的不计较他这毛病,他还嫌弃我要跟别人好,结果到最后一个都没谈成。诶你好像挺认识他啊他有女盆友了不?”

“……大概还没有吧,职业选手非常忙的。孙翔现在在荣耀的冠军队里作主力,非常的有地位,当然也很有实力。”蓝河静静的说。


说实在的他对孙翔的了解实在是有限。也许一个轮回死粉还要比他了解得更多。但是这不代表蓝河对他的尊重会少几分——最近的轮回,孙翔的表现只要玩荣耀的一定会放在眼里。


嚣张跋扈的孙翔,龙回头的孙翔,一手操作上天入地从未有人敢轻视的孙翔。

也许只有蓝河这样的,把荣耀玩成饭碗却进不了梦想的舞台的人,才能隐约明白吧。有一手名为“荣耀”的天赋,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他不是不能理解粉丝群体喷孙翔鼻孔朝天的时候的心情,但孙翔的操作实力实在是到了那个水准。

并且,这不是仅凭天赋就能达到的境界,他一定付出过超出常人许多许多倍的努力。


眼前的姑娘显然对什么冠军队什么主力没概念,“诶呀厉害啊,厉害就好啊~那他现在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啊?”

蓝河晕了:“啊?”

“诶我就好奇一下嘛,你不知道啊?诶呀这么厉害的呢我来问问他。”说着姑娘兴奋的掏出了手机。

“……”等、等等!?为什么相亲对象这么快就在他的面前给以前的男友打了电话!?而且孙翔这么多年没换过号码!?还是他们之后还有联系?就算是职业大神这也不太对啊!?姑娘你的心眼儿跟着孙翔跑了?


姑娘的心眼儿反客为主,把孙翔给拽回来了。


蓝河此时如果把尴尬放在称上量一量,估计能有五斤。

面前坐着孙翔,吕泊远,杜明三位冠军队职业选手,正在和他玩干瞪眼,就连现在的荣耀第一直男杜明都没敢拿眼白去瞟那个粉色的姑娘。


“靠你们干嘛啊怎么还坐下了啊送到了好吧走了走了!!”孙翔红着脸把两个陪送人员往蛋糕店外面赶。

“怎么了这是……”蓝河不禁问,这电话打了不到五分钟,怎么轮回就这么齐溜儿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难道荣耀终于侵蚀三次元,主城间可传送?

“什么怎么?”孙翔赶走了人,回来,疑惑的问面前这个陌生的男人。

“呃,孙翔你好,我是蓝雨战队蓝溪阁公会的……管理人员。”蓝河硬着头皮自我介绍。

孙翔一秒瞪大了眼睛:“什么!?蓝雨的!?我靠!”他突然手忙脚乱的从兜儿里掏出了墨镜。

“…………”蓝河看着低头左看右看的活像做贼的孙翔心情复杂。

“小翔子干啥呢?搞得好像谁认识你似的!”姑娘不以为然。

“卧槽,就是很多人认识的好吧,你都不看电视报纸的吗?”

“不看啊。”

“……”连孙翔都被呛了一下。


孙翔这边左看右看的确没有埋伏的粉丝群,终于松了口气摘下了墨镜。他还记得上一次不小心在街上遭遇热心粉丝,结果运气不好被埋伏,最后直接挂彩,连屁股上都是红红的手指印的故事。


“所以你叫我来干吗,不对啊,刘晓雅你不是在Z市的么怎么又到L市来了。”孙翔点了杯橙汁,拿吸管吸溜着。

“你才是干吗在这儿呢~?我还以为你还在老家呢!”

“哥早就不在老家了好吧?”孙翔完全无视了旁边陌生男人的存在,“之前在H市呆了段时间,现在在S市啦!今天来这儿是来打比赛的,本来就定的早,航班还提前,训练完了正好跟大家来街上逛了逛,怎么就正好被你叫到了。”

“刚才的是杜明和吕泊远吧?”蓝河忍不住插嘴。

孙翔用一脸废话的表情回答了蓝河,“不然能有谁?”接着转向姑娘,突然哈哈哈哈的笑起来:“诶哟我说刘晓雅啊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头上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米老鼠呢哈哈哈哈!!!”


“……………………”蓝河。

“小翔子你说什么!?另外母的那个叫米妮啊!!”

“……哈哈哈哈……诶哟你把我叫我来干啥呢快说,要说不说的,等会儿还要跟队友吃饭呢,队长他们都先去了。”

“不远吧?”蓝河担心的问。

“不远啊就在前面,就这条商业街嘛。诶我说你蓝雨的怎么在这儿啊?你怎么认识小雅的啊?……………………啊?”孙翔问完终于是明白点儿什么了。


“……诶哟你们,你们…………”


蓝河突然觉得他有点不好意思把相亲两个字说出来了。

“我妈叫我来相亲的!正好聊到你就把你叫来玩玩了。”姑娘倒是很爽快。

“啊?你们相亲喊我干啥啊!?”孙翔很不解。

我也想知道啊!???蓝河心中呐喊。

“听蓝河说你老牛逼类现在!我就想问问你能赚多少钱一个月!”

“我一个月赚多少关你什么事儿啊!?难道人家赚的没我多你还不嫁了!?”孙翔在知道面前两人在相亲之后就莫名的扭捏起来。

“我还就不嫁了呢!”姑娘豪放的说。


“……”

“……”

“诶兄弟,我不是故意来砸场子的啊。”不会读空气如孙翔,都知道坏了事,一脸吃了苦瓜的表情。

“呵呵。”蓝河苦笑,真有点伤自尊。

“诶兄弟你别在意啊,天涯何处无芳草,大丈夫何患无妻啊?”孙翔难得掉了点书。

“……我真没在意。”这是实话,看见那个蝴蝶结蓝河就知道今天成不了了。

“你们干什么?怎么说话喏!?”姑娘生气了,一拍桌子站起来,吓了蓝河一跳。“我去再弄块蛋糕,你们吃吗?”反正蓝河付账。

“呃我就不了……”蓝河感觉到这姑娘脑回路不太正常。

“不吃,我等会儿还要去吃饭。”真是实诚孩子啊,孙翔。

“哼。”姑娘跑了。


“……”没了姑娘,两个人只能大眼瞪小眼了。蓝河率先打破了沉默,虽然他不是轮回的粉,但是以一个粉丝的身份发表真挚的发言他还是很熟练的,尤其是这发言其中不含任何虚假成分,也就显得更恳切了。

“孙翔大神,我很喜欢你的。最近风格变了些啊?感觉更沉稳了呢,真的很不容易啊,大家有目共睹呢,呵呵。”


“……”孙翔不说话。


蓝河大惊,他戳到什么开关了吗?为什么一句普通的赞扬,轮回新主力就脸红了呢?还一直红到了耳根?

“呃……给我签个名?”


蓝河瞄了一眼收回的签名本,觉得不能让这种气氛继续下去了。

“真的不要吃点什么吗?我请客哦?”

“不用吧,等会儿要吃不下饭的,你妈没跟你讲过吗?”孙翔疑惑的问。

“……讲过,讲过。”蓝河汗。


“………………真的这么明显吗?我的风格?”过了一会儿,孙翔突然抬头,小心翼翼的问。


蓝河突然心里一软。


眼前的人虽说是新生代大神,在年龄上还要比自己小个几岁。此时面露不安就像是个等待大人肯定的孩子一样。

肯定他的努力,肯定他的付出,肯定他的牺牲。


“嗯,明显不明显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挺棒的,任何人、都看得出来。”这次没有任何犹豫,也不是任何的客套话。

“真的啊……”

“真的。”蓝河简直忍不住想摸摸眼前这个漂亮得不得了的男孩子的头。

“嘿嘿。”孙翔突然笑起来,居然有点腼腆。


“说起来,小雅刚跟我讲你换了好多女朋友……”蓝河还是忍不住问了问这仿佛已经人生赢家了一样的问题,难得遇见真人果然还是要八卦一番啊。

“靠!”孙翔立刻就暴躁了起来,“她怎么什么都说!??”

“别紧张啊,我就好奇一下嘛。”蓝河感觉他依稀抓住了孙翔的什么点,此刻急待验证。

“……我也不知道啊!?莫名其妙就要跟我好,莫名其妙又要分手!?女人简直不可理喻。反正现在又没什么女队员完全没困扰多好啊。”孙翔撇了撇嘴。

“哦……”

“靠你什么意思!?”孙翔炸了,他最讨厌别人什么也不说就一个哦了,搞不懂啊!?

“嗯没什么啊,我也觉得挺好的!”蓝河回答。


“……”孙翔郁闷了。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他赶紧一接,杜明嚷嚷的声音大到蓝河都听见了。

“我说孙翔啊你见前女友见得也太久了吧?好了没啊好了快来呗!队长说饿了啊!!!真的啊靠吕泊远你别推我好了好了,不是饿了是‘饿’好了吧真是的有什么区别啊……”

“……靠我马上就来!”

“诶你没问题吗你不是不识路吗,诶哟笑死我了刚才直接转错方向要不是我发现的早就……”

“烦死了骂谁呢!谁、谁不认路!原地等着马上就出现,靠!”孙翔用语气比了个中指。

说完他站起来,正想直接调头就走,仅剩的常识还是一瞬间提醒了他。


他一转头就看见蓝河端坐在原位,目光带着点笑意。

毕竟比他年长了几岁,看起来比他沉稳多了。

明明只是个粉丝,此刻坐在那里,挺直着脊梁,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挺、挺man的。


孙翔脑中不知怎么就炸出了蓝河的“挺棒的”这样的字眼。操,他在荣耀是被夸大的,怎么以前就不觉得有多……多肉麻……

“你叫啥?”孙翔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嗯?”蓝河也是吃了一惊,“我叫蓝河。蓝色的,河流。”


蓝河…………


什么破名儿。


孙翔红着脸嘟嘟囔囔的走了,迎面撞上了出去买奶茶现在突然冲进来的前女友,也没理对方的招呼就飞快的撤退了。

靠,我到底脸红什么!?


“咋了他?怎么突然跑了喏?”姑娘还在门口张望着。

蓝河哭笑不得,不就是吃个饭,这么急惶惶的。刚才也没问一下他到底是哪家店,也不知道有没有走错。


看姑娘递过来一杯奶茶,蓝河愣愣的接过去了。

“给我的?”

“请你喝的!”姑娘爽快的放话,说完还感叹了一下,“小翔子挺不错的人啊,至少心眼儿瓷实。瓷实的这年头都不招人喜欢啊,估计再过几年也得像你一样出来相亲咯!”


“……”姑娘你也很瓷实啊真的没人告诉过你吗?我就在你面前你这样把我黑进去真的没关系吗。

此刻,蓝河真心实意的开始替姑娘担心未来的个人问题了。


“诶哟说了半天你对我是有意思没啊给句准儿啊?”姑娘突然想到了今天的主题。

蓝河心里咯噔一下,他一向不擅长拒绝别人。

“对不起啊小雅,我其实也是奉命来的,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真的不好意思,但是我短时间里确实还没有结婚的打算,所以……”

不擅长归不擅长,蓝河的拒绝还是来得很坚决的。


“哦,没事儿啊,反正主要也是吃的你的。我不急呢!那就当交个朋友以后有事儿互相帮忙呢!”

才二十一岁居然就来相亲的姑娘出乎意料的爽快,蓝河松了一口气。


姑娘走了,他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小桌前,想起今天听来的孙翔的八卦史,突然有些感慨。


不知道孙翔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在已经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还一封一封的拆着情书,看得脸红心跳的呢?

又是怎样面对一个又一个羞涩的表白,手足无措不知道怎样拒绝的呢?


所有的外界的声音都诉说着孙翔的心高气傲,但是他们中谁又真的对他认真的表达过认同,表达过喜欢呢?难道他还会对着吼着孙翔我爱你的的粉丝们,用上一记白眼?

孙翔没有,他也不会这样做。

因为他,终究还是个渴望着认同的孩子啊。


蓝河双手交叠在面前,将下巴搁上去,微笑起来。

还是不要把这个“高中时代频繁换女友 自视甚高弃妹成河为哪般”这样的标题带回蓝雨了,孙翔一定会引走蓝雨上下几百号男人的仇恨的吧。


那就,当做自己的一个小秘密吧。


----------------


至于他离开的时候在购物中心一楼门口看见被轮回队员簇拥的孙翔,似乎被一个圆滚滚的孩子哭着抱住了大腿不肯撒手的故事……这都是后话了。


蓝河在心里又默默的点了根蜡烛。

儿童节快乐啊,孙翔。


END




  69 10
评论(10)
热度(6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