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全职高手][叶蓝]跑吧跑吧,冲吧冲吧。

跑吧跑吧,冲吧冲吧。


[#连载季后赛在即的纪念文]


01


“我想拿冠军。”

蓝河听着电话那头略有些失真的声音,嗓子发紧。

“保持状态。”

“嗯。”

“加油。”

“嗯。”

“先撑进季后赛,休整期还有时间,你们队里的新人还能再练练。”


叶修没有回答,即便沉默也能传达决心。


“反正你能撑。”蓝河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他站在祖国西南部一个古镇的桥上,血色残阳落在极其湍急的河水里,争先恐后地嘶吼着穿过他脚下。

“我觉得我好像找到作文题了。”蓝河突然说。


02

荣耀游戏公司的盈利毕竟还是以广大玩家群体为主的,策划和宣传时刻绞尽脑汁想着营销。这个春季他们就从脑汁里煮出了一个计划,在三次元探寻那些有原型的游戏场景。

其实也就是个免费旅游。


前期浩浩荡荡的宣传,问答游戏,抽奖,后期则是跟职业圈——主要是战队网游部——进行了一些交流。也算是公司福利,顺便占掉了几天年假。

当然,去也不是白去的,得同步写一点感想。“最好带有煽动性。”上面发下的材料里说。

蓝雨宣传部的妹子们没几个游戏玩得精的,而工会里蓝河看起来最有文化了。


这话是笔言飞说的,把蓝河卖出去以后队友们都神秘地问他为什么蓝河看起来有文化,这年头要妹子,“斯文败类”是不灭神话。

“你们傻啊,不夸夸他他肯去?你们来写作文?”

原来是这样,不是因为他最白啊。

大家都恍然大悟。


这事儿跟职业圈没啥关系。

常规赛进行到倒数两轮,谁哭谁笑的结局已经近在咫尺。

叶修已经轮空了好几轮团队赛了。第一次震惊观众之前,蓝河就被剧透过了。

“保持状态?”

“对,保持状态。”

“强度有点大了?能不能进季后赛不是还不保险吗。”蓝河不无担忧,瞎子都看得出叶修的团队核心地位。

“也该给年轻人点儿秀场嘛。我相信他们,不然以后哥不在了,遇上谁不是个跪?”

叶修叼着烟,语气含混。“我就想,拿冠军。”


蓝河突然被震了一下,他立刻懂了叶修的意思。

“你自己的状态自己知道自己决定。反正你把下限攒起来,也够烧个好几场比赛了,嗯,加油!”

“呵。”叶修笑起来,黑漆漆的走廊没开灯,电话听筒捂得耳朵微微发热。


“伍晨很难对付吧?”

“对上我还是得跪。”蓝河冷静地说。


说完一个不小心没忍住,先笑了场。

“……”叶修难得不忍心去吐个槽。

“你平时这么说话不想笑!?一秒出戏啊!?”

“那是因为哥说的实话啊,你说实话想笑?”叶修眯了眯眼,黑暗里已经勉强能分辨出垃圾桶的形状。

“……我觉得我说的也是实话。”蓝河坚定地说。人是要向前看的。


03

几周之后蓝河收拾了行李暂离了工作岗位,去“探寻三次元那些珍贵而美好的荣耀碎片”去了,这一行肉麻兮兮的字印在旅游团统一发的长袖T恤和帽子上。

文艺青年也许会觉得这件衣服值得珍藏,蓝河只觉得出戏且傻。一想到那沉重的作文二字,他就感觉一座大山压在了头顶。哦,这个比喻不错,可以记下来用。


走之前他让叶修可以不挑时间的给他打电话。之前他们的联系大多通过QQ,毕竟公会职业的工作频率也是出了名的不稳定。

而离最紧张的那一刻越来越近的时候,蓝河混进了旅游团,进入了半休假。他开始有很多空出来的脑袋关注叶修的比赛,而进入了休整期的叶修的电话,相对以前常规赛期间的一周、甚至两周一次的频率来说,也变得频繁起来。


“我想拿冠军。”他总是重复这句话。


蓝河懂,叶修只是需要一些底气。

输掉团队赛,他也会紧张。他从不质疑自己的决定,但是勇往直前的道路上,他也需要对自己说说话。


比如,他想要拿冠军。


04

这是一次为期半月的旅行。

大部分时间,一群荣耀宅们是在大巴上度过的。身边没什么熟悉的人,蓝河也懒得去和谁搭话。


第三天,阳光热烈。蓝河坐在大巴左侧靠窗,道路笔直,完全不带转弯地晒了他整整一个小时。但是他莫名的不想拉起浅蓝色的窗帘,也许是因为这条路真的,太直了吧。

微微闭眼,他闻到了阳光的热度,带着一股布料被烧灼的味道。


宣传的小册子已经预告了今天的目的地。“如果有一个充满鲜花的世界——”

明明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他下车后还是被震撼了。

身边传来女孩子们惊叫的声音。


这个场景是罗斯曼山城周边的一片有名的花海地图,只是比屏幕上的鲜艳色彩,苍白了些许。

在刺眼的阳光下,这片花海,正燃烧起白色的火焰。

这些怒放的,焦灼的,仿佛疯了一样的精神气是从哪条根系里生长出来的,直长到了他的血液里。沸腾的,被阳光蒸发充盈在空气里的,热情。


他握紧了双拳。


——加油啊,加油啊。


在心里重复了一遍后,他想起叶修跟他说的,坐在选手休息席上看着队友们走上台时的情景。

“背影啊,不习惯。”他说。

“别在意,你要拿冠军。”蓝河这么回答道。


他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传给叶修,不用自己说,他一定知道这是哪个地图哪个坐标。

然后他跟着队伍走进了花海。


不知不觉,他走得越来越快。


05

第四天他们去了一个山城的悬崖。

旅游行业的发展仍然努力追求着“我们不用很麻烦很累就可以获得生命的大和谐”的真谛。

蓝河他们坐着缆车直接就到了山顶,没有气喘吁吁的奔波攀爬,悬崖边还有护栏。


蓝河把腰抵在栏杆上,努力探出半个身子,呼吸着来自山谷的风。

突然手机响起,是叶修。

“哪儿呢?”叶修问道,身边似乎挺嘈杂。

“正跳崖呢!”蓝河愉快地回答。

“你个剑客加跳跃了吗,小心肝脑涂地啊。”叶修轻笑一声。

“肝脑涂地我也要跳。”蓝河眯着眼睛捕捉山间的风,“跳的时候给你描述下?”

“说吧。不过我们刚吃完饭,尸体就不用形容了。”


“嗯,这是一线峡谷最靠近云雾城的那块儿,我左手边就是直直的峭壁,上面有个突起,长了一丛野草——其他地方好像都没有。岩石表面都很糙的样子,但是往下好像就光滑了些。这里看起来真像上帝视角啊,下面山谷……就是树海。”蓝河顿了一下,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很高很高,很远很远,颜色不是那么绿的,带了点儿蓝,挺神奇的。”

“就你这样还去写作文儿呢?”叶修嘲笑道。

“去去去!”蓝河为求新意改掉了最常用的滚字,显得有文化了不少。


“爷也站了把顶点!”半晌,蓝河豪气地冲着话筒吼了声。

叶修的耳朵被欺负了一下,回敬道,“真是廉价的顶点,也就够你吊吊嗓子了。”

“‘哥站了三次顶点呢!’你又想这么说吧,有点新意成吗,这么多年了,都忘了什么感觉了吧?”

“什么都忘了,就这个忘不掉。”叶修回答。


蓝河一时语塞:“回忆总是选择美好的片段继续美化。”

叶修想了想:“也是,所以不想它就是个回忆。”

“加油。你都豁出去了吧。”

“是啊,肝脑涂地。”


回到宾馆以后蓝河打开文档想了半天,怀念了一下自己自毕业后从没联系过的语文老师,不知道她现在过得还好吗……

自嘲地笑了笑,他继续间歇性成为了拖延症患者。


06

一千次一万次地,叶修继续着坚持了十多年的动作,将账号卡插进了荣耀专用读卡器里。


做了几个低强度的小练习以后,他换了个小号去了一线峡谷。

“驴我呢。”往云雾城走着,悬崖直得斧砍刀削,别说突起和野草了,连个凹都没有,这算什么神还原。

他纵身一跳,耳机里传来呼啸的风声,快落地时找身边的山壁借了个力,动作平稳漂亮地落了地。


“十分!”老魏正巧走过,鼓了个掌啪啪啪,“这么无聊啊。”

叶修都不稀得说他:“对象在荣耀之旅,说想从这儿跳下去,我替他感受一下。”

魏老大表示无语:“我觉得他肯定希望你跳死,是那个感受。”

“你以为你们蓝雨的人个个都要跟你一样心脏?我那个一定希望我好好活着!就跟这‘十分’似的。”

“他巴不得你摔死一万次我拿我的脸来发誓……”魏琛鸡皮疙瘩一地,正想借蓝河几次来对叶修那个嫌弃的态度说事儿,突然手机响了起来,苍茫悲壮的音乐响彻训练室。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而且还不是原唱,是魏老大自己的浴室吼叫走调版。

魏琛出去接电话,叶修满脑子的精忠报国,顿时感到了绝望。


一会儿,见无法驱散脑子里的经久不息的旋律,索性自暴自弃地也嚎了起来。

“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


07

第六天是常规赛的日子。兴欣对明青。叶修比赛结束之后给蓝河打了电话。

“十比零,恭喜!”刚接通,就听到了蓝河的道贺。叶修笑了笑。

“你看着手机直播呢?”

“……在车里,回宾馆呢,这可是所谓的荣耀之旅,全车的荣耀粉可都在看。最可怕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群妹子看比赛还能尖叫起来,特诡异。”蓝河瞥了瞥不远处两个仍然捧着脸的姑娘,又朝窗口挪了挪。


“今天去了冰霜森林。不太像。”蓝河回想起了游戏里那片雾霭沉沉的迷蒙黑色。“这里森林格局还是有点像的,但是没雾,没感觉。”

“主办方这就是生搬硬套啊,我前天还去一线峡谷看了呢,一片平的墙,一个坑都没有的。”叶修感慨。

“……我觉得你那才是在鸡蛋里挑骨头,只是取材而已啊,为啥要做得完全一样。峡谷还是很像的啊回去给你看照片?”蓝河深感叶修的行为略傻逼。

“诶我也就是去看看,纯粹感受一下。”叶修说。

“以后有时间,一起来呗。”蓝河看了看车窗外,夜晚,高速公路上只有反光指示牌。两旁浓墨重彩的树的剪影飞快地掠过。

“好啊。”叶修接话,而后吞云吐雾着。“拿了冠军以后。”

“加油。”蓝河平静地说。


今天的冰霜森林其实很明媚。他身处其中,能看到阳光一片片投射进树影,非常的梦幻。

但他就是觉得缺少了游戏里那份深沉的感觉。

太过轻飘愉快,厚重感不足。差评。

不小心把淘宝用语写进了文档,他替语文老师感到了一丝绝望。


08

第九天蓝河看了日出。


这个时间叶修还在睡觉。不过就算他醒着,蓝河也没法儿打电话。也不知道是气氛使然,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他对着朝阳差点哭出来。


大巴因为一些故障不能使用了,为了掐准日出的时间,大家夜里三点就被酒店的服务电话召唤了起来,得徒步走过去。

有一些觉得不行的姑娘就留在了酒店,但蓝河是得写作文的,况且他也不觉得自己娇弱到一点路都不能走。

结果他稍微高估了一点自己的体力,也高估了一点这个死宅团体的节奏感。

走了一个小时,只走到预定路程的三分之一。


路是那种平直大道,没有什么自行车道人行道,水泥路旁就是野草和泥沙地,更远是深黑的海。


非常冷。


尽管蓝河穿着春秋天挺厚的外套,还是觉得咸湿的海风吹向他时仿佛自带冰冻效果,穿透到骨髓里,也难怪一群人都走得慢,这是群加了减速debuff啊。

但是怎么办呢,导游看着这一群人冒着傻气,原地休息了五分钟,最后决定带一小批尚有余力的人小跑过去。


蓝河觉得自己还行,不仅因为他要写作文,更觉得在这儿停下来简直是耻辱。

跑吧跑吧,跑跑还暖和点儿。他对着冻僵的手指呵了一口气,海浪在耳边敲击出深沉的空洞。


一个小时的长跑,是个什么概念呢?

就是在你呼吸困难,简直想吐的时候,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对你说,这不是你的极限。


的确不是。死宅们平时缺乏锻炼,才这么辛苦,你看人导游,活蹦乱跳走路都不带喘地蹦跶在最前方,手里挥着个小旗子。

“加油加油啊!”他把加油喊成了一二一,企图带动大家的节奏。


蓝河已经觉得肺疼得受不了了,他努力地将视线聚焦在导游的小旗子上。黑夜里辨认东西是如此的困难,他消磨了一刻钟才读出了“探寻三次元那些珍贵而美好的荣耀碎片”这句在他T恤上就有的字。

然后认出的一霎那,铺天盖地的窒息感和手脚的沉重就反扑了上来。


跑不动了。

蓝河疲惫地想。


09

让叶修来,早就跪了吧?

蓝河混沌间,思维飘到了外太空。那个人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好吧尽管他说这是污蔑,但跟他同队的包荣兴比起来叶修可受尽了姑娘们的鄙视——这人,一来准跪。


他究竟是跪在酒店里了呢,还是跪在刚才的五分钟了呢,还是,跪在这里呢。


蓝河觉得,反正叶修必须一定绝对肯定已经跪了,但是他还是隐约在前面不远处,看到了他的背影。

叶修还在跑。


蓝河突然就很想哭,这人怎么还在跑呢。姿势真是so难看。


看别人的背影绝对不是一件开心的事。

叶修这赛季第一次没上场,六个队友的背影一字排开,个顶个的朝气蓬勃帅气逼人。接下来他一次次地看,一次次的在场下兀自紧张着。


只是除了最初的一句“不习惯”,他再没说过什么。


导游还在按一二一的节奏喊着加油,那个叫嚣着“这不是你的极限”的小声音也还在继续。蓝河手脚都麻木了,冷得脸色发白,却还没掉队。

叶修还在前面跑呢。


他就是为了个冠军,他就是为了个梦想。

没啥别的可说的。


漫长的一个小时过去,众人拖拖拉拉总算是按点儿到了那片海。

黎明前的黑暗浓得像化不开的乌贼口水,蓝河脸色发白地看着天一点一点泛起灰蓝。


导游说了,星辰大海是男人的豪情。好吧现在还杵着的的确没有姑娘,导游还算靠谱儿,他耍起嘴皮子来利索得跟蓝河的偶像黄少天有得一拼。


可已经没有星辰了啊。

蓝河呆呆地想。面前的海大开大合,开阔胸襟包容天地。天空泛起红霞,亮晶晶的一大片一大片。有一小块儿云泛着深色从海平面向上伸展开,轮廓纹理像极了中世纪的一片残破战场,一群大老爷们儿还争论那是不是海市蜃楼。

蓝河都没力气去吐槽他们有没有文化了,只是在天已经很亮、在太阳终于挣扎着蹦出海平线一毫米的时候,闭上了眼睛。


叶修还在前面那儿跑呢。跑吧跑吧,冲进海里淹死你算了。

话说,又驴老子呢,这太阳根本无法直视啊,一毫米就已经,闪瞎了我的狗眼。


蓝河捂着瞎了的眼将头埋进膝盖,觉得迟来的运动后的感觉,让他五脏六腑都在沸腾,呼吸急促,停不下来。

冲吧冲吧。

冲进季后赛吧,冲进冠军奖杯吧,冲进你的梦想吧。


10


第十二天,血色残阳的古镇。

这是个竞技场地图,叶修他们职业联赛也用过。


由于这一片就没什么明确目的地,旅游团宣布原地解散一小时后集合。傍晚六点蓝河也不知道叶修有没有事儿,手机登上QQ就敲了他一下。然后叶修一个电话就过来了。

“干啥呢?”这么快。蓝河问。

“等饭。”叶修简洁明了。

“饭桶。”蓝河说完想了想觉得不准确,又换了个词,“坐吃等死。”

“语文素养有提高啊蓝河同志,但是用词不文雅啊,你应该用个‘酒囊饭袋’”之类的。

蓝河被呛了一下:“你又不喝酒。烟枪饭袋。”

……听起来还有点帅是怎么回事。


决定不在这个有点傻逼的话题上继续扯淡,他果断道,“明天……”

“对呼啸。”


明天是常规赛倒数第二轮,即使叶修不说,蓝河也知道这对战表。

兴欣的局势仍然不明朗,把希望寄托于对手的失误显然不是运动员该有的品质,即便是蓝河也忍不住又犹豫地问了一句,“你还不上?”

“不上。”叶修笑了笑,“他们不让我上。”


什么意思?蓝河一时间没转过弯,沉默等于打出了几个问号。

“诶,就是,大家也想拿冠军,不想拿前八。”


蓝河秒懂了。

“你可别关键时刻掉链子,辜负了队友们的期待啊!”蓝河语重心长。

“哥是什么人,没有链子可以掉。”

“裤链?”蓝河想了想。

“哥从不拉。”

“…………”下限,又被刷新了。


“说起来你那儿是血色古镇?”叶修等饭间百无聊赖,“我指导你走一回1v1的注意点吧。”


然后蓝河就握着电话,跟着叶修的提示一步步地穿梭在阴影和夕阳交叠的空间里。

在某个迎光的地方,他一个转身。叶修说走到空旷的地方要注意影子暴露身形的问题,时时刻刻保持视线范围内有自己的影子。

“当然也就是对你们啦,我就算不看都知道有没有暴露。”叶修习惯性的得瑟。


这次蓝河没理他,看着夕阳下自己的影子被拉得斜长。

从那个巷子里一个三段斩钻出,施展剑的空间有点不够。他目测起惯用的光剑的长度,把手机换到左手,抬起右臂一扭脚腕转了个半圈。

……有点晕。

他赶紧收回手清了清嗓子,仿佛刚才做出二兮兮的动作引起路人异样眼光的人不是他一样。

“嗯,不暴露,然后呢?”


“嗯……然后……”叶修想了想那张地图,还是挑战赛里用过的,“没有有河和桥?”

“有。”蓝河向西边走过去。


穿梭在街巷之间,光影明灭变换。他探寻着这个古镇里不为人知的角落。

就像在荣耀里。他想。


他还会继续找,继续找,找寻每一个,动人的片段。

哪怕一脚踩上了路过的中华田园犬留下的“生命痕迹”,他也不想停下脚步。

最终他七拐八绕地走到了桥上。看着疯叫跳跃的河水,听着叶修再一次对自己说哥要拿冠军,振聋发聩。


“我作文写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儿得特别好,后来他得了冠军,这个故事你说好不好。”

“你在说哥的光荣事迹吗。”叶修毫不谦虚。

“是啊。”

红色的河流就像鲜血。此刻蓝河觉得它们汩汩的流进了自己的动脉。


“这个故事写出来,你拿不到冠军就是被打脸了。”他深吸一口气,“你感到愉快吗。”

“挺愉快的,但是你作为蓝雨员工写我拿冠军是怎么回事?”

“我有一个朋友,谁知道是谁,大家都会觉得是蓝雨的人。”

“那我可得把冠军攥牢了。”


血液在沸腾,朝蓝河扑来。


“加油。”他说。他相信电话那头的人此刻一定也跃跃欲试了。


END



  355 42
评论(42)
热度(35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