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压切药]冰糖绿豆汤 08-10

*冷cp爱好者的自娱自乐……

 

 *困难重重的现代paro。有一定的年龄操作。介意者慎入!

 

 *作者非常话唠,也没有专业知识,常识上的bug请多包涵。

 

 *赏脸阅读的话会非常高兴



08

 

周一早上长谷部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不是营业部里第一个到办公室的人。

青江正无精打采地趴在桌上咬着袋装牛奶的吸管。

“这么早,你是吃错什么药了吗。”长谷部把包放在桌上,拉开椅子坐下。

“不都怪你吗,我好不容易找到个愿意领养咪咪的好人,长得端庄贤淑说话温柔大方看起来还很有钱,而且还是论坛里的版主……刚约了时间出去见面你就跟我讲咪咪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真是想掐死你的心都有了。我的淑妃啊……”青江嘟囔着。

 

长谷部一边打开邮箱处理周末收到的邮件,一边挑了挑眉毛:“你是不是也想永远离开这个世界?我警告你别乱说话。还有你别利用猫来实现你猥琐的欲望。”

“哪儿猥琐了,我的喜好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明明叫有品位。”

长谷部回忆了一下青江玩的网页游戏里等级永远最高的大胸温柔脸系列妹子,想象一下版主,顿时一阵恶寒。

青江把牛奶包装袋吸得扁扁的,然后叹了口气站起来:“我走了,你好好活下去……”

“你是要去会展中心那边吗?”

“是啊不然我干嘛这么早来,我又不是你。”

“等下。”长谷部叫住了半只脚踏出了门外的青江,朝他扔过去一串钥匙:“开我车去吧,那边晚上不好打车。”

“哦~今天长谷部君很体贴嘛……谢了啊。”青江笑嘻嘻地挥了挥手给他带上门。

 

 

到了八点半以后公司才渐渐热闹起来。

长谷部今天没有跑外勤的预定,在电脑前回了一上午的邮件,盯着屏幕盯得脑门疼。

每年这个时候实习生总是给他们增加负担,即使只是派他们做一些回访的任务,都能收到老客户反馈来的问题邮件。

有时候这些孩子真的是太过怠慢,明明都已经是毕业或者即将毕业的成年人了,别说派上用场了,就连添乱都要搞竞赛。

 

长谷部看着最后一封措辞严厉的邮件,感觉太阳穴在隐隐作痛。即使更改今天的预定,下午也必须要抽时间到这家公司找到负责人亲自道歉,剩下的工作等回到公司再加班吧……现在几点了?

长谷部看了眼表,不知不觉已经快要到食堂关门的时间了。一件事不顺利整天都磕磕绊绊的,他只好扯上外套奔向食堂,希望能在午休结束前解决完午饭。

 

“噢长谷部前辈!怎么了这么急。”

冲进食堂的时候差点把面前的小个子给撞倒,对方很快地让了一个身位,长谷部站定一看这么巧怎么又是药研。

“前辈来吃饭?是不是晚了点,窗口已经快要收拾干净了哦……”

啊啊,负责清扫的阿姨已经在拖地了。

长谷部一瞬间在脑内构想了好几种方案,比如去茶水间泡个泡面,或者再饿一会儿等到下午出发时在附近便利店买个面包直接在路上吃,或者实在不行抽屉里还有饼干冲杯咖啡解决一下……

“前辈要吃吗?不介意的话我还有点刚才买多的饭团。”

“啊……”长谷部终于反应过来。

药研把塑料袋举在他面前。

“啊如果您没有什么忌口的话……大概是盐味和放了梅干的各一个,估计您吃不饱,但现在食堂关门午休也快结束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不,谢谢你。”长谷部愣愣地接过塑料袋。

“那就好,下次注意好时间哦前辈。”药研见长谷部接过了塑料袋,松了口气似的笑起来。

 

……怎么回事。

长谷部迷迷糊糊地回到办公室,坐在桌前盯着饭团沉思起来。

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收了后辈的饭团,为什么?明明等会儿自己也能买,为什么现在要收下?而且没赶上午饭时间还要后辈来提醒简直是奇耻大辱,为什么刚才一瞬间拒绝两个字就从脑海里消失了……?

太饿了。

长谷部拆开饭团的包装绝望地想,都是饿了的错。

然而药研最后那个表情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抬头和笑,也就是这么普通的两个动作,怎么居然有点可爱。

问题大概出在居然觉得有点可爱的我身上吧。我大概有点毛病了。

这周单独叫光忠出来喝酒吧……

 

 

长谷部吃完饭团把包装袋团成一团赛进塑料袋,收拾了一下打算先去说好的公司跑一趟。

收了后辈的饭团有些不好意思,但打定主意下次请他吃饭回人情,肚子也填饱了,长谷部很快恢复了充满斗志的状态。

虽然车不小心借给青江了他不得不坐很长一段地铁。

 

所以傍晚也是坐很长一段地铁回公司的。

那边的负责人热情地请了晚饭,他不得不和一帮不熟悉的人喝了点酒。好在大家都比较点到为止,他还有空回公司加班。

长谷部并不讨厌加班,比起把事情放在那里,还是把它们做完更让他舒服。青江之前回来过,车钥匙已经放在了他的抽屉里,这样的话不管弄到几点都没关系了。

然而长谷部基本不这样要求别人,也习惯了自己最后一个离开公司,所以当他在晚上十点半准备回家却看到隔壁技术部的灯还亮着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技术部办公室的格局是非常奇怪的,那里简直是独立于公司的一个扭曲空间,平常除了保洁阿姨一般没人随便接近。他们老板自己就是搞研发出身,对技术部也就管得非常松,甚至不需要像别的部门一样每天穿制服。

 

所以长谷部一推门就听到咚一声巨响时竟然没怎么被吓到。

“…………这是什么?”他震惊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铁道模型和骑在唯一一辆列车头上的巨型香蕉人,感觉思维完全被吸进了这莫名其妙的东西里面。

“长谷部前辈……怎么还没走?呃下次进来的时候门不能开超过四十度的角度,谢谢合作。以及这个提示门上有写。”

药研显然被吓到了,他下意识地拍了拍胸口,才跳下椅子去把倒在地上的铁道模型用一种非常危险的姿势放回饮水机上。

铁道模型姑且还算常识范围内的“爱好”,那个香蕉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对不是这个问题。

“我才要问你,技术部不是通常都准点下班?实在有什么问题带回家去做啊,那帮人总不会把什么紧急测试之类重要的东西交给你这个实习生一个人做吧?”

“不,是我自己的问题,明天有事必须请假半天,为了不拖累小组的进度我今天得把明天上午的测试做掉。”药研盘腿坐在椅子上哒哒哒敲打键盘,都是长谷部看不懂的代码。

“那你不能回家弄吗?再晚公司十二点也是要锁门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抱歉……我还真的不知道。”

“而且你打算怎么回去,地铁末班已经快过了。”

“啊……”

长谷部看出来了,这人打从开始就打定了在这儿通宵的主意,别的什么也没想。

 

“收拾收拾我带你回去吧,保安是会赶人的。”长谷部想起了他刚进公司不久的时候企图在公司过夜被那个和蔼悠闲的保安逮住忧愁地谈了三小时人生的故事。

“好吧……前辈稍等。”药研犹豫了一下答应了,拿出U盘拷起资料。

他看起来有些累,虽然也是可以想见的,但长谷部总觉得这种疲劳和这个年龄的孩子看起来很不搭调。他收拾起来很快,把围巾塞进背包里的时候,伸出右手把有些碍事的刘海往耳朵后面别了一下,从长谷部的角度隐约能看到小小的喉结。

幸好今天开车来了,长谷部莫名其妙的庆幸。

虽然本来不想和邻居扯上关系,不知道为什么又当了一回接送司机这点让长谷部有点不爽,但想到可以算还了中午饭团的人情他顿时又高兴起来。

 

这人高兴的点和生气的点都是这么难以理解。药研跟在长谷部后面锁门的时候,得出了关于长谷部前辈的第二十七条总结。

 

 

 

09

 

然后长谷部这周末真的主动找烛台切喝酒了,虽然不是为了对烛台切讲我有毛病,而是为了那只折腾的要死的猫。

为了看猫怎么样了有没有被虐杀,长谷部觉得还会回访的自己也是仁至义尽,虽然这其中有一大部分是青江在助推。

“唉,你夺走我的咪咪,拆散我和淑妃,谁知道你这个狠心的人是不是把猫吃了还骗我。”青江某天中午对着萌宠集中营交流论坛(的网页自带聊天框)幽幽地叹了口气,泡面里的红油还粘在他嘴角。

长谷部当时一根神经就啪的断裂了,恨不得把青江那风骚的长头发给塞进碎纸机。

 

不过想归想,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还是和青江俩人来了烛台切家里做客。

这个好朋友平常就温柔能干,跟他们这种人不同,烛台切光忠是一个可以招待朋友来自己家里吃饭的新一代都市奇男子。

推开这位奇男子的家门,青江当时就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叹息。

光可鉴人的地板,高品味的低调家具,柔和明亮的室内照明,连茶几下面都铺着白色的羊毛地毯。

 

“欢迎,青江先生你好,你们先随便坐吧,不好意思饭还得等等,不介意的话你们可以先陪米汤玩一会儿。”烛台切亲切招呼他们,小黑猫从他脚边探出头,喵了一声,精神抖擞。虽然名字又变成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版本。

 

 

青江本身是个自来熟,烛台切又脾气好,再加上这惊为天人、至少对长谷部和青江这种便利店盒饭派来说、的饭菜,席间简直和睦得仿佛长谷部不存在一样。

“烛台切先生这么好的厨艺总不会还没人分享吧?”青江委婉地问了一句。

“哈哈哈,并没有这样的对象呢。”

说完俩人仿佛找到友军一样对视了一下,会心一笑,碰了个杯。

长谷部莫名其妙。

 

“对了长谷部,上次你说的那个喜欢你的人最近怎么样了?是叫什么来着……”烛台切突然问道。

“哦?”青江突然露出了很感兴趣的表情。

“光忠你故意的吧——”长谷部猛地站起来一拍桌子,改叫米汤的咪咪正在沙发边打盹,被吓得惊叫一声,浑身的毛都立起来了。

“你干嘛——!”“吓到咪咪了!”青江和烛台切同时训道。

“……”人不如猫,连一点尊严都没有了,长谷部气得简直想掀桌,无奈他自己也觉得刚才反应太大是不是吓到咪咪了……

“不是你自己跟我们说的嘛,新同事搬家恰好搬到你楼上。哦当然喜欢他是开玩笑的啦。”烛台切对青江解释道。

“哪个新同事,我怎么没听你说过?不是我们部门的吧。”青江问。

“是药研。”长谷部熄火,闷闷地坐下来喝酒。

“咦?对哦他说过自己要搬家,居然搬到你家附近了吗?”

“青江先生也认识?”烛台切感兴趣地问。

“认识不认识的,当然认识,还是因为咪咪认识的。我们一开始送猫去宠物医院的时候,那家宠物医院正好是他叔叔开的,他在店里帮忙看柜台,加上是新同事,就熟了。这么巧,居然搬到了长谷部楼上,怎么没搬到我楼上明明我看起来比长谷部亲切多了吧……”青江咂咂嘴。

长谷部一时语塞竟然不知道怎么呛回去。

“说得我都好奇了,是个什么样的人?”烛台切笑着问。

“嗯我想想,其实我也没见几面啦,总之是个矮矮的男孩子,长得十分漂亮,不如说看起来让人怀疑到底有没有到十八岁的那种可爱……不过蛮能干的,公司里同事们都夸他能干懂眼色,专业那边也干得不错,非要总结一下就是完美吧……哦对了公司女性们迅速建了个阿姨粉论坛,我怀疑全公司的女人都在里面了。那论坛可热闹了每天分享各种偷拍照片,水区都在喊药研怎么这么帅这么酷这么man,我还追了篇玛丽苏小说。总之很受欢迎呢,药研君。”

青江说着说着眯眯笑起来,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似的。

“玛丽苏小说是什么……?”长谷部呆呆地问。

“就是幻想自己是女主角然后和药研相识相知相许到最后结婚的小说。”

“……他不是个孩子吗!!!还有你看这种东西干吗!?”长谷部感觉自己离地球越来越远。

青江放下酒杯,双手交叠撑住下巴,摆了个很妩媚的姿势:“你不懂。”

 

长谷部觉得自己要疯了,吃完饭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大腿被猫当做床睡了个四脚朝天他一动不能动,旁边两个人居然开心地刷起了那个药研中心论坛。

“哇!”烛台切看着按日期更新的照片楼发表评论:“这么可爱,难怪有论坛,听说还懂事,真想跟长谷部换家住。”

“你要愿意住我那个破屋子我没意见。”长谷部插嘴道。

“不过这么多照片不算泄露隐私吗?”烛台切一直朝下拉,发现一页就有五百楼,后面还有很多页。

“论坛保密级别挺高的,一般人进不来,我的权限已经很高了呢。”青江答,“怎么样,长谷部要不要逛逛?我可以把账密借给你一星期哦。”

“我为什么要逛这种论坛!?”长谷部气急败坏地拒绝了。

“那你自己的专楼逛不逛?”青江调侃道,说着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这么一说我倒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会不会是药研被人科普了你的专楼然后看完被戳了笑点才搬去你家旁边的哦。”

“什么叫专楼……”还有什么叫看了我的专楼戳笑点!?

青江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和烛台切勾肩搭背道:“来来来,长谷部的好同学,我要给你隆重推荐我们公司的镇坛神楼,长谷部君的专楼。里面充满了他干的各种搞笑的事,可以刷一夜,保证笑到你生活不能自理。”

“哈哈哈,生活不能自理可就让人困扰了。”烛台切好脾气地存下了网址。

“所以什么叫专楼!?喂光忠不许看!!”长谷部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险,虽然不知道这帮人平时都在背后说了他什么让人有点焦虑,但现在最重要的是阻止损友。

最终他犹豫再三还是在面对咪咪可爱的睡脸时败下阵来。青江畅通无阻地把两个网址都输进了他的手机,笑眯眯地说了句开心享受。

 

 

10

 

所以说同事们背地里天天在干这种对别人评头论足的无聊事吗?真是难怪工作总是做不好!

回家的地铁上长谷部稍微有点失落。

其实并不是非常在意别人的评价,只是觉得有些许难堪。

他在公司都没有什么亲密的朋友,一方面他自己也认为同事关系无需也不该太过亲近,另一方面也确实没有什么契机。

同一辈进公司的老同事到现在都不会熟到出去喝酒,只有后辈的青江和歌仙,还有那么少数几个人,算得上点头之交。

有时候他总是忍不住对犯错了的后辈语气严厉,但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或者对待客户态度怠慢导致影响了公司形象,这些问题难道不该说吗?

但久而久之他周围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点避着他,甚至还有过一个在食堂撞到他跟见鬼似的扭头就跑的实习生……

长谷部基本是个不太喜欢反省自己的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但现在他确实陷入了小小的纠结。

地铁又停了一站。

 

手指在那个网址的跳转按钮上停了半天。

如果真的是在说他坏话的话,青江应该不会把这样的楼给自己看吧。长谷部觉得自己明明知道却还是有点忐忑实在是很不像话,但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不看自己的帖子了。

如果看了会动摇的话,还不如不看的好。

他直接点开了传说中的药研粉丝会秘密论坛,被冲进眼帘的粉色吓得手机差点砸在地上。用青江的账户登录以后,他随便扫了几眼看不懂标题的主题帖,接着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就点进了每日照片的置顶。

 

里面确实有不少照片,但是并没有青江描述得那么夸张,大多数是在公司里的照片。

有帮人倒咖啡的,他一个人一手抱了三个马克杯走到茶水间门口时被人拍下来的;还有午休的时候在大厅沙发上刷手机的,看样子是困了眼睛都快合上了;还有一张离镜头很近的,背景是食堂,表情特别一言难尽,层主在旁边注释说她和药研君一起吃午饭,那天食堂的汤咸得跟打翻了十个盐罐子一样,她先喝了一口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怂恿药研也喝了一口,然后大笑着掏出手机拍下了这张照片。

回复里一片“哇嫉妒层主!!”。

 

长谷部完全不懂这些人为什么要惊叫,在他看来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生活照。接着他翻到了一张公司外的照片。

药研牵着一个白色头发的男孩子的手走在一起。周围很多人,看起来像是小学校门口。

紧接着还有第二张照片,照片有些糊,药研一手摸着男孩子的头,微微弯下腰凑近了脸对他笑。

周围很多大人,药研在照片里看起来似乎可以直接被分进小学生的群体,但是那笑容又明显和旁边的小学生不一样。

长谷部觉得心揪了一下,说不好是什么感觉。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男孩子长得确实很好看,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说不出的抓人。

旁边有层主的注释,说中午去买菜路过,偶然在小学校门口遇到,很多家长从里面出来,似乎是家长会。而那天药研请假了,从年龄上来考虑应该不是他儿子那只能是他弟弟。

“真的好苏哦我拍得腿都软了!”长谷部读不懂这句。

 

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还有弟弟,不是已经三个弟弟了吗?他家长在哪儿?家长会不是家长来开叫什么家长会?一般他这么大的人高中还没毕业吧,家长会?前一天还企图在公司通宵?

这么一说,从那天晚上开车带他回家之后,已经很多天没有见到他了。

 

忙着给同事泡咖啡忙着跟女同事吃饭忙着写代码还要忙着开家长会,长谷部顿时觉得输了,在“忙”这个字上输实在是一件很讨厌的事,他恨不得直接下地铁出门右拐再喝一摊。

但想归想,他还是老实地回了家。

已经接近深夜,长谷部远远的看到自己黑漆漆的家上方亮着灯。

小小的发光的窗户在木质结构的一片居民楼里就像一颗不起眼的星星。

 

他这才惊觉今天从晚饭开始到现在,一直在被迫思考药研的事情,而其实这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药研有多少个弟弟他也根本不需要知道。

家门一开一关,自己的星星还是自己的星星。至于他到底是不是刷了什么“长谷部专楼”来看他的笑话,长谷部更是不想知道。

 

 

药研听到楼下钥匙的响声,顺手看了眼时间。上周末长谷部也是差不多时候回来的,看来周末是固定有约。

药研推开电脑拿起手机点开了一条叫HSKW的热门楼,回复起楼上的“hsFAN899”。

“-79029楼  搞不好人家意外的是周末有约的现充人群哦,不要小看HSB桑”。

然后他朝上拉了几条,噗嗤一声笑出来。有时候比起长谷部来,他楼里的这群资深粉丝更有搞笑艺人的天赋,长谷部比起说笑话,反而更适合做出一个呆呆的表情——“啊?”——这样。

药研想象一下简直折服在自己的脑洞里,抱着肚子笑了半天。

 

天渐渐开始热了,这小屋子或许不适合装空调,总之明天先买个小电扇吧。他想着,走到窗边,初夏的凉风带着些居民区特有的烟火气,附近的小公园里静悄悄的。

而楼下也亮着灯,让药研有那么些莫名的开心。

 

TBC

*耽搁了几天!(虽然这么冷其实无所谓吧……)下章大概就会有奇怪的论坛体了。第一次挑战伪论坛体,好开心啊!

*HSKW=hasebe kawaii——并不是讲他坏话的专楼哈哈哈!

*嫉妒这些现充人群…………

*我一定要写完它!!!我是不会坑的!!!!我在北极吃土!!!!!

  56 17
评论(17)
热度(5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