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压切药]冰糖绿豆汤 (01-03)

 *冷cp爱好者的自娱自乐……

 *困难重重的现代paro。有一定的年龄操作。介意者慎入!

 *作者非常话唠,也没有专业知识,常识上的bug请多包涵。

 *赏脸阅读的话会非常高兴

(*大概是消灭tag0件第一人,大概也就只有我一个人……)

---------------------------------------



01

 

长谷部傍晚才从客户那儿回到公司,自然是不知道技术部今天一整天的大骚动。

前台的漂亮姑娘已经下班,接待处空无一人,但电梯在十五层打开的时候整个办公区还是灯火通明的。

“哟长谷部你回来了,这次客户搞定了?”歌仙从电脑后面探出头,跟他打了个招呼。

“嗯。”长谷部简短地应了一声,看歌仙手上打字不停想必也是很忙,便不再跟他细说。

歌仙是公司里的名人——在这种恨不得连咖啡机都要开发成人工智能的高科技企业,歌仙利用午休时间并起两张桌子大练毛笔字的壮举至今广为流传。

最重要的是由于写得太好,连公司这群对艺术一窍不通的理科人员都被震慑了。于是现在茶水间的“请勿将茶叶倒进水池”的标语就是歌仙的手笔。

 

走进营业部办公室,偌大的空间就剩一个青江。

自从这帮实习生来,天天走了都不关灯浪费电,明天一定要找个时间说一下。长谷部皱起眉头。

“真晚啊。”青江盯着电脑也没抬头,笑眯眯的。

“但A区全部搞定了,下周让那群实习生不要在A区挑客户了,直接去大学城在的C区吧。”

长谷部收拾起桌上一天没整理的文件,瞥了一眼青江:“你在看啥?”

“诶呀长谷部·前·辈·对实习生真是温柔,明知道基本留不下来几个还特地把简单的工作留给他们做,这人情他们根本没机会还了啊……你干嘛你别动!”

见长谷部要动他的键盘,青江赶紧半个身子伏在了电脑上。

长谷部挑了挑眉:“上班时间不能用公司电脑打网页游戏。”

“已经下班了。”青江强调,“而且不是网页游戏,是萌宠集中营交流论坛。”

“你上萌宠集中营交流论坛干嘛?”长谷部一时被绕进去了。

“你不懂,加你的班去。”青江挥挥手,悄咪咪地把网页下边的聊天窗最小化,长谷部呆呆地看着青江屏幕里真的有一群小奶猫翻滚来翻滚去的照片,觉得整个世界都不真实了。

“哎你看这只黑的可爱吧。”青江指了一只给长谷部看。

“……我走了。”

“你不是要加班吗?”

“不想跟你加班。”

长谷部嘴上说着半只脚就已经踏出了办公室,他简洁地跟歌仙打了个招呼,五分钟之后就坐在了回家的地铁上。

 

长谷部有车,但如果当天需要跑的客户在市中心的话,开车来去始终没有地铁来得方便。已经过了下班高峰,地铁里仍然不少提着公文包的上班族,大多看起来有几分疲惫。

晚上吃什么这个问题大概困扰着大部分乘客,长谷部下车时已经迷迷糊糊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在家楼下的便利店买了个便当。

路灯晦暗不明,他朝家走的途中路过一个垃圾投放点,堆满了纸盒的箱子不知被什么撞到,砰地倒在了地上,吓了他一跳。

然后一声细弱的“喵————”就这么传到了长谷部的耳朵里。

 

啊,这特么一定是青江的诅咒。

四周无人,长谷部蹲下盯着纸盒里的黑色小奶猫,咬牙切齿的想。

 

 

 

 

02

 

“快上你的萌宠集中营。”长谷部生硬地说。

青江半小时前接到长谷部的电话,房间都还没扫干净,这位总是阻挠他上班打游戏的魔王级同事就已经一脸生无可恋地杵在他家门口。

“有时候我真想问问你的行动力是怎么练出来的,你的一天是不是可以过成48小时?”青江叹了一口气把他让进来,长谷部端着纸箱的动作显得有几分笨拙。

“没来过你家,这地方不好找,不然我二十分钟就到了。”长谷部严肃地纠正。

“你找对象要是有这行动力就好了,你知不知道公司内部的小黑屋论坛有关你对象的话题长年都飘红?”

“……啊?”

“没什么,你来放这边吧……”

青江把茶几上的零食朝旁边推了推,给装着小奶猫的纸盒腾了一块地方。

两人坐在茶几前沉默半晌,青江终于做出了总结:“田园猫。”

 

青江家位于一个中高档小区里,周边环境和房子大小都比长谷部的小租屋好很多。

样板间的装修简洁大方,主卧客房还带一个书房,客厅和餐厅共用一个房间,厨房也很宽敞,是一个就算放下一家三口也能过得温馨舒适的普通公寓——虽然厨房漂亮的程度和垃圾桶里的便当盒相映成趣。

 

“废话,要是能被你看出来的什么名贵猫种,还会被丢在路边?别废话了快上你的萌宠集中营问问有没有人要,我先吃个饭。”说着长谷部从一旁的塑料袋里掏出了便当盒。

“诶~你今天吃的咖喱鸡排饭啊跟我一样诶~”

“碰巧而已。”

“等会儿你回家的话要带它回去吗?你家是不是不方便?”

长谷部犹豫了一下:“如果你能帮忙在找到主人之前养一下当然是最好了。”

“如果我拒绝呢?”青江挑着笑眼看着长谷部。

“那我就带回去,麻烦你了。”

“哈哈哈开玩笑的,就放我这里好了。”青江笑眯眯地喝了一口茶:“等会儿我们找个地方买点粮食猫砂吧。你付钱哦。”

“应该的。”长谷部咽下了最后一口鸡排饭。

 

 

初夏的夜里还有一点凉。长谷部开车绕着区内转了好几公里,导航坑人坑到青江在副驾驶上都睡了一小觉,俩人才终于找到一家仍然营业的二十四小时宠物医院,此时已经夜里十一点了。

“现在的二十四小时营业场所明明把‘24H’的牌子挂在外面却随便关门,怎么这么怠慢工作!?”长谷部关车门的时候发泄的用了点力,啪的一声把小猫吓得抖了三抖。

“唔哦好可怕的爸爸哦我可怜的咪咪呀……”青江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长谷部看着喵喵叫的小奶猫,决定还是暂时不跟青江计较。

 

小小的诊所门面不算大,但能看到二楼也亮着灯。推门进去的时候门上的风铃发出了好听的声音。

坐在收银台后面打盹的少年听到风铃声,抬起头来条件反射的说了句欢迎光临。

 

“咦,药研?”青江从长谷部身后探出半个身子,惊喜地打起招呼。

“啊……你是……”

“营业部的青江。今天你见的人太多了吧记不得正常的,这位是我们营业部的一霸长谷部,今天白天都不在公司。你怎么会在这儿的你家住这儿吗?”

“临时住这儿呢,公司离家实在太远了打算在附近找房子,暂时借住在小叔叔家,这是我小叔叔的诊所。真是巧啊不好意思白天一直在技术部学习都没能跟其他前辈打招呼,明天一定好好向大家道歉。”

“没事啦,来了药研这么可爱的同事大家高兴都还来不及呢,前台姑娘和会计部的女孩子们今天都要疯了、”

“喂。猫!”

长谷部夹在这两个上演着教科书般寒暄的人中间,终于忍无可忍。

“哦不好意思……”一直绕过抱着纸箱的长谷部进行两人对话的药研扬起一个非常有营业部气质的笑容:“我给你们叫医生来。”

 

紫色的眼瞳,柔顺的黑发,还有几分稚嫩的少年体型,莫名有点像怀里这只似乎被饲主抛弃了的幸运值低下的小黑猫。

长谷部一时间有点愣神,盯着他蹬蹬蹬上楼的背影直到不见。

 

 

03

第二天长谷部才后知后觉的听说了这位新实习生昨天在公司引起的骚动。

药研藤四郎,身份证上十八岁,天才少年。

上学期间连跳很多级现在研究生在读,经教授介绍来他们公司技术部实习,顺利毕业之后要不要留在这里工作似乎还要看他肯不肯赏脸。

这么一个具有话题性的人物来了公司,前台小姑娘看了一眼就发出了充满母性的尖叫,接着吸引了全公司各个部门的女性前来围观。

技术部这种常年不见天日的死宅气息浓重的空间第一次这么门庭若市,众工科男士们感动得都要哭了,一个劲儿的感谢上帝菩萨保佑,踏进一双高跟鞋就在墙上的美女招贴画系列的日历上画正字说要纪念这一天。

 

长谷部心想幸好自己昨天不在公司,不然简直吵得完全无法好好工作。

而且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孩儿会这么有人气,这些女人的思维简直完全无法理解。

本来这些跟他完全无关,现在因为一个猫,不小心还和话题人物成了熟人。

这位话题人物正在茶水间泡咖啡,煞风景的一次性纸杯,加了半袋糖和三袋奶精,很符合表面年龄的口味喜好。

“长谷部前辈,猫还好吗?”他很礼貌的打招呼。黑眼圈有些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上班晚上还要看店。

“你房子什么时候找?晚上一直熬到半夜的话白天会影响工作效率的。”长谷部鬼使神差地教育起他来。

“呃,周末吧?如果前辈有合适的地方不妨推荐我几个?说起来前辈住哪儿,离公司近吗?”

长谷部下意识地报了地址,接着才想起还没回答的问题,顿时觉得自己语气有点生硬,怕是又要继续他吓走实习生的神话了。

“谢谢你小叔叔昨天半夜忙前忙后的,猫在青江那儿,听说挺好的。”

“那就好。”药研笑起来,两手捏着纸杯上面不烫的边慢慢往外走,“以后猫还有什么麻烦找我就行。”

其实是找你叔叔。

长谷部心想,不过在出什么麻烦之前估计就已经不是我的猫了。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自带诅咒技能,刚过了三天安稳日子,萌宠集中营论坛还没发挥它应有的神奇疗效,小黑猫就出了麻烦。

顺便说,它叫咪咪(并不是长谷部的品味)。

 

青江晚上回家的时候发现咪咪在猫砂里拉稀拉到站不起来,吓得他差点报警,然后长谷部在市区开出了符合他一贯作风的速度直奔药研小叔叔的宠物医院。

 

“别急,你们现在的表情就像老婆难产时等在手术室外面的丈夫和岳父。”药研给俩人倒了水。

小叔叔鸣狐带着咪咪上了楼,这两位养猫经验零的新爹就交给楼下的药研和护士搞定了。

今天小护士正常值班,她一边淡定地打开网页收农场里的菜,一边打趣说哪儿啊明明是看着香妃掉下悬崖的皇上和蒙丹。

 

一瞬间三个人都被这想象击沉了,根本不敢问小护士谁是皇上谁是蒙丹。

还好奇怪的沉默没有持续太久,一会儿鸣狐就下来了。

“着凉了。”他简洁地说。“没事,在这里留一夜,明天再看。你们可以回去了。”

长谷部和青江向鸣狐道了谢。

药研正坐在收银台后面右手敲着笔记本键盘,左手撑着下巴。沙发旁的落地灯散布着柔和的暖光,映得他整个人都融进了这猫猫狗狗的环境。长谷部推开门,风铃撞击出初夏的声音,回过头时,药研正朝他挥手。

 

 

第二天是周末,长谷部早上也不禁睡得有点迷糊。

这一周一直跑来跑去不说,还比平常多了个挂心的小生命,折腾来折腾去精神上着实有点累。

小租屋别的没有,朝向不错,大清早的阳光灿烂。长谷部艰难地爬起来去卫生间按下了洗衣机的按钮,一边琢磨着等会儿就上鸣狐那儿接猫。然后尽快给他找个靠谱的主人。他和青江实在承受不来。

 

小租屋的木制楼梯走起来特别响,不如说整片旧居民区的房子当初建造时就没有考虑过什么隔音的问题。

奈何租金便宜交通方便附近还有停车场,长谷部对生活也没什么大要求,在房东没涨房租之前并不打算搬出来。

但今天外面一直乒乓响,也不知道什么人什么动静。长谷部穿着T恤和运动裤抱着盆上楼顶晾衣服,刚走了三级台阶就愣住了。

 

“哟,长谷部前~辈~”

一位意想不到的人物出现了。

他半个身子趴在楼梯上向长谷部打招呼,宽松的中裤板鞋运动袜,上身一件黑色的卫衣,整个人就像个活泼的初中生。

“诶~~~谁啊谁啊药研哥认识的人吗?”

“乱不要乱跑把那个箱子扔在这儿是想让我搬吗!”

“哥你说好的按小时付费哦怎么好自己一个人偷懒啊——”

接着一会儿乱七八糟地又跑下来两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一齐盯着他看。

 

长谷部觉得自己被这排辛辣的审视目光盯得如同浑身赤裸。

 

 

TBC




  91 17
评论(17)
热度(9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