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蓝叶]星辰与大地(慎入(叶性转,敏感题材不要好奇

#警告:蓝叶,叶修性转

#警告:架空校园

#警告:敏感题材请一定不要因为好奇点进来

#警告:作者是有病,骂我没关系!


(类似打赌打输了的赌注,本来是要写小黄文的,也许会有后续)



蓝河低头看了眼表,表盘被粉笔灰糊花了一层,用手抹了抹,简直糊出了新天地。

“别看了,四点半了,哥你快点儿吧你才抄了半黑板。”叶修恰好拎着塑料袋晃荡回来,哐地把袋子朝谁的空座位上一丢。

蓝河太阳穴一跳:“大姐您怎么来了,求赶紧走,您在这儿我手抖,又没您的事儿,给您放假不行吗。”蓝河站在凳子上一笔一划地抄着手上的剪报。他多少有毛病,有丁点儿歪都想全擦了重来,进度实在有点忧愁。太阳已经下了半边天,深秋的夕阳橙红橙红的,便是这没风情的教室也映得还算有点小景致。

哒哒哒,哒哒哒。

“歪了。”

不解风情的声音响起,蓝河手下一顿,恨恨地回头,叶修正跷着二郎腿坐在三排正中的桌子上。鞋底不知道踩在哪位仁兄的椅子面,手里是抓了一块学校门口便利店的鸡排,好像正要咬下第一口。她眨了眨眼睛,对着蓝河笑了一下,然后低头吧唧一声,鼓着腮帮子问起来。

“不来一口吗?休息下。你这行都歪了,得擦。”

 

蓝河回过头,脸上有点红。他得承认叶修学姐是有几分好看的,别的不谈,长得很正,那张脸几乎找不到缺点,身材也不错。黑色长发被别在耳后,耳垂被夕阳映得微微发红,发尾停在胸前,随着吃东西的动作轻微地颤动,而跷起腿后,裙子又被拉得很上。确实是有点好看,除了……正在吃鸡排。

蓝河认命地把一整行擦掉重新来。

 

叶修是他们学校的国民级女神,深受众多直男欢迎。口耳相传的各种情报表示,女神的几大诱惑主要体现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上。比如什么从不往脸上拍粉画眼影啊,黑长直啊,时不时会穿几件土掉渣的毛衣啊,食堂吃饭的时候教养很好从不吧唧嘴啊也不会漏饭粒啊,体育课偶尔会在树下看书啊,上课走神的时候看着窗外眼神“清澈迷离”啊,之类的。

“……”蓝河想把女神这吃鸡排的豪放姿势拍下发BBS看明天这支A股会不会暴跌,她大概只是不太注重个人形象而已。

哦,大概那群直男会觉得这样也很可爱吧。蓝河赶紧掌了自己一嘴,想什么呢,搞得自己好像是基佬似的。

但他确实对学姐不怎么感冒,进学生会之前他也觉得学姐挺漂亮,但熟识了之后,只想打死她。

 

“蓝河啊,你今天这速度是想打算在教室搭帐篷吗,姐不会陪你睡的。”

……看看这说的什么话!

蓝河耳朵尖不争气地红了,对着黑板奋笔疾书起来。其实也怪不得他,画黑板报的几个同学动作太慢,占满黑板也没有他的空位,只能干等他们弄完,才能开始抄字。而画画的几个同学就先走了。

而叶修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也不知道。

总算抄完,蓝河长出一口气。回头一看,叶修正单手托腮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蓝河没管她,走到讲台前看看字体疏密有没有问题,手机拍了张大效果发给宣传委员看。两人微信来去聊了两句,决定今天就这样收工。

“还蛮辛苦的嘛。”叶修已经拎起了塑料袋穿好了外套,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了。

蓝河笑笑说:“你干嘛等我啊,跟你又没关系。”

“学生会有点事,结束了路过这儿,看到你一个人在这儿做苦力就可怜可怜你。”

“不需要你来可怜我好吗?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我还要送你回家!”

“送我回家就不必了,陪我吃个饭吧。”

“你爹妈今天又不在家?”

“嗯,饿了。”

“你的鸡排吃到哪里去了!?”

“吃得有点腻,想吃米线。”

“……”蓝河想了想把那句胖死你咽了回去,默默关了灯锁好门下楼。他走在前面,天际仍有一抹金蓝色的亮,渐渐被树丛挡住了。

“唉要入冬了,天黑得这么早。”

“你该想想我们纪检部每天早上执勤的事,你要站在黑黢黢的大门口拿着手电筒检查校牌。”

蓝河扭头:“你能不能少说两句?我要退出学生会!还有你不也要执勤?”

叶修想了想:“部长我是给早操打分的。”

“够了。”

“这么不乐意啊。”叶修笑起来。

 

蓝河恰好推出自行车,叶修提着袋子站在旁边。虽然笑得有点欠揍,但女孩子,还是好看的。

他认命地推着车和叶修一起走着去附近的米线店。叶修家离学校不远,一直走着上下学,而他的车没有后座,就算有,载着叶修也感觉怪怪的。

对,就是怪怪的。叶修却毫无自觉。她个子很高,但还是比蓝河矮了个头顶。男生本来体格就壮实些,而叶修再不修边幅,也不妨碍她是个漂亮甚至有几分单薄的女孩子。蓝河一直习惯先她半步在前,若有若无地挡着一点。

“迟早有一天我会向全校男同胞揭穿你的真面目。”他发着牢骚。

“我什么时候不是真面目了。”

“你怎么是真面目了,天天压榨我,跷着二郎腿啃鸡排,讲个笑话都像嘲讽,还逼我天天陪你吃晚饭!”

“上课的时候怎么在教室吃鸡排啊,能喝杯奶茶就不错了,至于别的,我不乐意理。哪能随便谁要跟我吃晚饭就都去吃了,那我得吃到猴年马月。”

蓝河愣了一下,尴尬地推着车大步往前走。叶修也跟上,走了几步忍不住大笑:“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深秋的街上铺满凄冷的落叶,而沿途摊贩蒸腾着热火朝天的雾气。蓝河心如鼓擂,只想埋头走快点,再走快点。 

 

End(?)

 


  137 28
评论(28)
热度(137)

©  | Powered by LOFTER